船的气笛,啤……啤的长呜着。

  这时张的货船,在夜明之前驶出了香港,而太阳早已西沉了多时。

  “太太,在昨夜的送别派对里真的是很奋斗呢。呼呼呼……以十数名男人为对手,连续做到差不多天明为止。”

  张边喝着威士忌酒边带着恶意的说道。

  横立在张的一旁是佣兵队长林,二米高的身体让人非仰视他不可。

  回想着昨夜江美子在自己身下闷骚的样子,就让他淫笑不绝。

  江美子,则双手被粗黑的绳子从后方反绑着,一副踌帐若哭的样子。

  当然除了绳子之外是一丝不挂的赤裸。

  但是除了被捆缚之外。

  那样的江美子,把女性最奥秘的生命之所在全露了出来。

  那里的体毛已然全数遭到剃去,做成很强烈的视觉效果。

  江美子,那女性的牝户看起来很有性感。

  在牝户处,江美子散发着妖异的美与色香的感觉。

  还会被凌辱到何时呢,只要她这把男人们吸引过来的魅不消减的话……张,细思的同时看着江美子满有的魅力的样子想到。

  “呼呼呼,感到羞耻吧,太太。还只是很简单的程度啊……”

  张,就这样挺用手起江美子的面往上,看着她在笑。

  对比之下,江美子的表情就狼狈极了。

  太横蛮无理了。

  在自身三米之外的柱子,就绑着自己被封着口的丈夫。

  满脸悲哀的丈夫面孔,还要看自己到何时。

  要是自己昨夜在丈夫眼前,那“下种游戏”的轮奸游戏再持续的话。

  “呼呼呼,身为妻子的在丈夫之前被奸……真的是叫人受不了。

  特别是因为上里君在那里,太太的面孔,真的是血色全无啦……呼呼呼,太太,现在要哭还太早啦。现在起你还要在丈夫眼下遭受更多的耻辱呀。”

  交互看着悄悄低泣着的江美子和上里的面孔,张得意的大笑。

  张这个男人,对在丈夫面前奸辱妻子感到无法形容的乐趣。

  所以什么也不管的就带了上里到船上同行,为了获得更多的乐趣。

  “那好了,上里君。你太太的身体,今日我还没好好在上面取乐过呢,哈哈哈。”

  张向着上里的方向说,手缓缓的伸到了江美子的裸身上。

  “呀,不……不行……”

  被剥光裸露的双臀遭到爱抚,江美子为此悲泣。

  这个女体,还要在爱夫之前,遭到怎样的玩弄呢,江美子女性的羞耻本能全被激发起来。

  被看到一次之后,今后还得……女人的羞耻可时方尽呢。

  到现在,江美子的心还是在爱夫身上的。

  因为爱,所以不想第二次被看到自己受虐。

  “不、不……不行,在丈夫之前,只有在这个之前不行……饶了我。”

  江美子,悲泣着哀求。

  但不管再怎样哀求都不可能打动到张的。

  所以,江美子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

  对江美子拚命的衣求,只会更加引起深藏在张这男人之中的虐欲更加激发。

  看着张像死鱼一样的眼时,江美子就对自己的命运觉悟了。

  由今日起,在所爱的夫君之被强迫玩弄,尽情插入,就像食饭一样没有一日会停歇。

  “不……不行……”

  “呼呼呼,不看过的话不会知道有这种好屁股。真是非同一般的肉感……无与论比呀。”

  张的手指一弹在江美子丰盛肉感的双臀之上,缓缓的展开爱抚,发出感叹之声。

  江美子那仿似在等待喂食的饥渴臀肉,吸引着张的淫邪视线。

  “呼呼呼,林君。我和你也为太太顾虑得太多了……女人呀,一人比起二人,还是二人三人的,愈多人来奸虐愈显得受用。”

  停在江美子眼前的张,对着林说。

  林这个男人,可是最得张信任的。

  那是因为,他不止是出色的佣兵队长,更是和张同类的性虐待狂。

  对于张在这方面的恶意兴趣,可是出色的同伙。

  “哈哈哈,波士。那是说要让我上了太太吗……”

  之前待命在一旁的林,步步迫近江美子。

  像一对铁拳的大手,急不及待的抓在江美子的乳房之上。

  “不、不要……别再摸了。”

  明知无用,江美子还是在无法避开林的手,而在掌下发出了悲呜。

  江美子对林感到一种异常的恐怖。

  不禁联想到那个狂犬龙也。

  与张不同,他几乎是不知休歇的在凌辱自己。

  想起昨夜林巨大的肉棒贯入,忍不着眼睛恐怖到乏白。

  “不……不要。别、别碰呀。”

  “哈哈哈,不要也不行。昨日俺可三度干到你失神。

  哈哈哈……今日我与波士二人,得要干得你比昨天还可爱。”

  林,在江美子还留着吻痕的乳房上大力揉搓,而另一只手就直伸到大腿尽头的股间去尽情抚弄。

  “呀,呀呀,不……”

  被男人们彻底调教过的女体很快就产生了敏感的反应。

  即是咬牙苦撑,也可以想像到,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沉落进性地狱之中。

  江美子的身体,好像感到自己的绝望一样,自然的在颤抖。

  眼前就是自己的丈夫,虽然这样想,可是江美子却感到自己对男人的手指反而感加敏感。

  “呀,不……老公,别向着我丈夫呀。”

  憎恶着自己的命运,江美子泣叫着。

  而林则得意的邪笑。

  “哈哈哈,求也没用的,太太。今晚我会和波士与太太三人尽享鱼水之欢。还要在你先生的注目欣赏之下进行。”

  手指这时已侵入到女体的最深奥之处。

  淡粉红色的肉壁在颤抖,女性的菊蕾则对刺激更加感到反应。

  因为在同时,张已从后方抚摸着江美子的双臀,手指不落人后的插入进肛门之中。

  “呀,呀呀……怎、不行、今日不可以呀……呀呀,总之不可以向着丈夫的,别向着……”

  肛穴被侵袭,江美子悲呜淫叫,腰肢欲逃无从。

  “呼呼呼,太太。上里君你要好好地欣赏呀,不要错失了太太的闷骚姿态。”

  “不、不行、不可以……只有这,只有这不行的。”

  张的手指,缓缓的深埋进排泄器官之中。

  而江美子的肉体也再忍耐不着了。

  抽插所送给她的官能刺激,让一切的矜持和忍耐全都崩溃了。

  自身体内的嫩肉、粘膜紧合着张与林的手指。

  那种无法形容的屈辱,招来了无法形容的的快乐,而不管江美子内心有何想法。

  “呀、呀呀……不……不要……”

  受压的花蕊引发了体内的快感,美味的果汁开始渗出来了。

  张,以指尖扫着那些美味的果汁。

  “呼呼呼,上里君,太太的那里流出来的……哈哈哈,怎说好呢,从可爱的女阴流出来的淫汁,对此有何感想……”

  举步走到上里之前,手指的上面满布了江美子的人体果汁,就那样晃动着。

  “唔、唔唔……”

  不知在叫什么。

  被封着的口中,传来上里的呻吟声。

  而且他已激怒的眼神睨视着张,浑身挣扎将绑着自己的绳子崩得紧紧的。

  “呼呼呼,以往尝过不少吧。上里君爱恋的女性,所排出来的温热果汁,现在隔了那么久再次看到,很兴奋吧。”

  张,行到上里的面前,愉快的笑着。

  就在上里面前,举着沾满发出黏糊糊的光滑汁液的手指,用口舔弄着,再一口气喝光。

  另一方面,林变换着不同的姿势,持续对江美子的肉体加以刺激。

  “看到了吗,上里。太太她的悦愉面色,那是有了感觉的证明,哈哈哈……眼前的这就是发自女阴内的本能。”

  向着怒到发震的上里发话。

  在丈夫之前,江美子的肉体背叛了自己的内心,因林的手指活动而产生了敏感的反应。

  “呀,呀呀,不……亲爱的、亲爱的,别看江美子、别看……”

  江美子像吐血似的哀叫,陷入官能的旋涡之中,软弱得要崩溃。

  “哈哈哈,这……再哭大声点,太太。别停,就这样。”

  “呀呀……不、不要。”

  林的手指又再深入多一关节,动得更形激烈,江美子断断续续的发出悲呜似的声音。

  单手握着江美子的乳房加以揉搓,另一只手则淫虐的蠢蠢欲动。

  继食指之后,连中指也进入了肛门之中,在内里夹攻着玩弄江美子。

  “呀,呀呀……不,别看,亲爱的、别看呀……”

  即管那样叫着,江美子的肉体却在夫君上里的眼前,忘形的似的在激烈闷骚扭动。

  已成为性奴隶的江美子。

  江美子的身体就这样深埋着二根手指,让其在薄粘膜上贯通带来美妙的触感,江美子像闷哭的淫叫着。

  眼前是极憎极憎的男人,还有,至爱的夫君也同时在眼前,背叛自己的理智,狂气的屈辱感带来快意,那就是被剥下矜持的女性真面目。

  “呀、呀呀、啊啊啊……”

  江美子持续的饮泣之中,但却不绝的露出更激烈的反应。

  不管被怎样对待,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更加激烈的闷骚扭动。

  “呀,唔唔……不呀,好呀……”

  林放肆的抱着,手脚被绑的身体。

  让绳子不断发出被抽拉的声音。

  “呼呼呼,好激烈呀,太太。这样好吗,上里君在看的呀。那样子扭腰,丈夫看到不是要妒火中烧了吗。”

  手指的先端感到江美子流出更多的美味果汁,林就笑着更加得意的去玩弄。

  自己的手指前端,在引发成熟女体的反应,让林感到非常愉快。

  不管哭喊得如何,女体怎样变动姿势,林都毫不在意的在继续动作。

  反而自由自在的操纵起声音和姿势的变化“不呀、啊、啊……啊”与“唔呀呀”以及“爽爽”等等。

  女体这一切的变化,都随林的刺激重点而变动。

  江美子的腰肢在大幅的摇动,突然在像喝醉一样微颤。

  江美子现在是只是被林弹凑的“人肉钢琴”

  林是军人,根本不在乎残忍,作为男人尽情的玩弄江美子。

  尤其江美子是美丽的日本人妻,反而更激发了他为国争光的残忍本性,干得更有干劲了。

  可是看到这样的上里,脸上血色尽去。

  不知和爱妻江美子几度相爱的交欢,如今却只能被迫看着江美子狂乱的姿态。

  上里已经连反击的气力都没有了。

  “上里君,怎么一回事啦。现在起才是好戏上场的时候,呼呼呼,被侵犯的人妻,不是那么多几会看到的。”

  饮着酒的同时,张看着上里与江美子的互时,恶意地问。

  “林君,好了。上里君看着太太已经焦急难耐了。单单是一般的侵犯不行呀。”

  “明白了,波士。由现在起,和做些有趣的来看。”

  “是我没看过的吗。”

  “呵呵呵,波士就请喝着美酒来欣赏。这是在南美的战争中学来的方法。”

  说着的同时,林会心一笑。

  要让江美子更有感觉。

  手指再次的朝江美子的身体伸去,就这样进入至微张的双腿之间。

  被分开只腿的江美子,显示出很好的反应。

  “呀呀,哦呀,呀呀……求求你,够了,够了……”

  只有那么一点……让受着活罪的身体苦闷的发出声音。

  但是林非常残忍。

  不管江美子多焦急难耐,仍然若即若离的插入。

  “怎、怎可以……呀呀,过份,过份呀。”

  一度被点燃体内欲火的女性,没有那么简单满足的。

  不,这种程度的刺激,对女体来说根本不够看。

  再怎么刺激都好,再怎么被侵犯都好,江美子现在的肉体,只会愚蠢的一再寻求官能的刺激。

  这就是女性的悲哀。

  “太太,稍为再忍耐一点。好快就会尝到非常美妙的刺激了。”

  林拿着捆缚起江美子双脚的竹棒往上抬。

  让江美子的双臀半浮在虚空之间。

  以半吊起来的状态,林将竹棒连上天井上的绳子缚起来。

  那是,极为可怕的羞耻状况。

  怎样的女人也无法忍耐的姿势。

  女人最奥秘的排泄器官,就以其本相被裸露出来。

  仅仅只是张开那里,就能燃起女阴的官能风暴,单是被看就叫人受不了。

  “好了,上里君。太太那里的口被彻底打开。

  呼呼呼,要让多少个男人插入进去呢。

  张,把手指插入毫无遮掩,的女性秘肉之内说。

  上里被封着的口发出悲哀的呻吟。

  张却毫不在意的继续表演。

  准备在他眼前分开江美子双腿插入玩弄。

  相对的,无论男人们如何的出手玩弄江美子,上里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而且连别过头都不能,只能眼定定的看着妻子被人一再侵犯。

  林向那样子的上里,恶意的说道。

  “哈哈哈,上里。看着呀,很有趣的。看好了,你爱恋的女人在俺面前会有如何可爱的反应呢。”

  林取过一个长颈瓶。

  由那长长的玻璃樽颈之中注射酒进去。

  落入到底部的斜桶。

  在内里己预先放了些泥鳅。

  水很快就注满了长颈瓶,再混入酒和加多一、两条泥鳅。

  总共放入了十条,林才得意的笑起来。

  “波士,泥鳅己好了。等一会儿准备好,就等着看表演好了。”

  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做法,很感兴趣的看着林。

  林在佣兵世界中学到对付女人的技巧,很多时连张也惊异。

  林握着长颈瓶。

  “哈哈哈,太太。久等了。

  约定好的,包管你疯狂的愉快。让老公看到,哈哈哈,恐怕开心到哭出来。”

  说毕,就把手伸向了那全无掩闭的女性最奥秘之处。

【人妻妊娠曲】2

“呀、呀呀,怎可以……”

  虽只小小的悲呜着,但江美子的身体几乎反转了。

  江美子,紧咬着牙齿抵挡袭向全身的悦乐风暴。

  那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不从顺女人的身体,不堪半分等待,下身倾力张开。

  被吊着的下半身,就以原始的赤裸姿态,不断在反叛其意志。

  江美子的神经,全都集中都一点上去。

  女体愈发焦虑和不能自制了。

  只求林的手指能倾力玩弄江美子自己。

  “呼呼呼,想要了吧,太太。这样闷骚的样子,好有感觉好想要吧。”

  林大笑着更加激烈的玩弄江美子。

  抚弄、揉搓、磨蹭、深埋。

  一再变化的玩弄着。

  “呀、呀呀、呀呀……更多、更多……”

  想要更多……一点也好,江美子激动的呜咽大叫。

  这种欲火焚身的苦闷状态,己再受不了啦。

  江美子是女人,只是单纯的雌性的存在。

  “呼呼呼,虽然那么想要,可是不行呀,太太。”

  “呀、呀呀……求求你,我要呀……再抱我……”

  牝兽的呻吟声,江美子在摇摆着腰肢的同时叫出来。

  “呼呼呼,叫俺在丈夫之前抱你呀,太太。听到了吧,上里先生,哈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向着上里说,把装泥鳅的长颈瓶随手指押入,一起深入到江美子女性最奥秘的部份。

  而长颈瓶也贯入中江美子的女阴之中。

  “呀呀……”

  江美子发出像撕裂绢布一样的悲呜,余音悠长。

  丰艳的乳房激烈的摆动,全身像被搁在岸上的鱼一样激烈挣扎。

  林把长颈瓶深埋进去之后,就淫靡的缓缓活动。

  可以看到长瓶颈之中的泥鳅,从长颈的顶端部份中涌入江美子体内。

  “呀、呀、呀呀……啊啊啊。”

  江美子的反应激烈狂乱。

  眼中再没有任可影像。

  只单纯的反映着她陷入官能的旋涡之中,一时反白。

  “哈哈哈,好激烈呀,太太。但是,有趣的现在才开始。”

  握着长颈瓶的林继续说。

  张喝了一口酒,眼神充血,全身兴奋。

  眼前的女体好像涂上一层油一样亮丽,白嫩的乳房动人心魄。

  “波士,好好看着了。哈哈哈。”

  林取出一个小小的打火机。

  在长颈瓶的底部开始燃烧。

  已经不用在解说了。

  张血红的眼紧盯着长颈瓶不放。

  空气的流动也好像停止了一样,整个船室落针可闻。

  在长颈瓶底部的泥鳅,开始动作了。

  相互缠弄在一起,再激烈的蠕动着。

  “呼呼呼,厉害厉害。”

  “呀、呀呀……做,做什么呀。”

  感到男人们异样的气氛,江美子说道。

  “现在明白了吧,太太,呼呼呼,泥鳅开始激烈暴动了。”

  正从长颈瓶的底部开始加热的林说。

  为了逃避热力,泥鳅们乱窜乱动,拚命寻找比较低温的地方。

  比较低温的对方……除了细小瓶口外面江美子的体内,就别无他处。

  十条的泥鳅抢着朝长长的瓶颈突进。

  “呀呀、呀呀……怎、怎会的、哗、哗呀……”

  江美子的体内好像有电流走过一样,而且二次三次的。

  泥鳅们倾力朝着江美子的体内杀进,再也不能忍耐一刻半秒了。

  “呀哦,哦哦哦……不、不行的,呀啊啊,呀唔唔,要死了……”

  江美子在悲泣。

  一条又一条的。

  泥鳅们先后钻进了她腰间的秘部。

  张非常惊异于江美子此刻的狂乱激动反应。

  远超想像的淫乱攻让,让江美子悲泣、呻吟、高叫。

  “呀、呀呀呀、唔、哦哦哦……”

  没有理智与感情的泥鳅们,将难以忍受的激烈淫虐攻击加诸在江美子身上。

  而感受到超刺激超官能享受却是事实。

  一条又一条的泥鳅,带来悦乐的波浪,形成强猛的悦乐风暴。

  “哈哈哈,还未满足呀,太太。再加五、六条进去如何呀。”

  握着长颈瓶的林,醉心于那种贯入江美子体内的快感之中。

  张刻意的进到上里的眼前。

  上里那不能放心下来的眼光,一直在眺看着江美子。

  “怎样呀,上里。自己爱恋的女人被我们玩弄得如此乱七八糟的,你看得有何感觉……哈哈哈。”

  利用打火机的火炎,将泥鳅全赶进江美子体内的林得意的大笑。

  “唔呀、唔呀……够了,已不行了,呀呀,呀呀。”

  从江美子的面色看到她已被激发至性的极限,再也承受不了。

  江美子娇美的脸庞,因牝户的反应而在张面前狂乱的淫叫挣扎。

  无数的泥鳅在江美子之中,全力舞动。

  “哦哦哦,呀呀,呀呀呀。”

  在那悠长的淫叫之中,江美子的身体乏粉美丽红润的肤色,充份显出她的反应。

  “呀呀、呀唔……去啦……”

  竭尽全力的悲呜,升到了官能的极限之中。

  一直挣扎的不停的身体耗尽气力,在他们眼前痉挛着软瘫。

  “呼呼呼,太太。满足了吗……如何呀﹖”

  林恶意的,在江美子的面前说。

  但是全身精力用尽的江美子,己经无法反应了,就这样沉醉在快感的美妙余韵之中。

  江美子因为泥鳅这种低智生物的强奸,而达到极满足的愉悦之中。

  “呀,呀呀呀……呀啊啊,已经爽到受不了啦……呀,呀呀。”

  江美子的身体,本能的又再开始微摆腰肢,肉体颤抖。

  “呼呼呼,泥鳅还留了二条没钻进去,忍耐着让把它们也全吞进阴户内吧。”

  “怎、怎可以……不,不行的……呀,呀呀唔唔唔。”

  再一次的,江美子泣叫激动。

  “呼呼呼,那样才有趣呀……太好了,林君。让我继续看吧。”

  好不容易终于开口的张。

  又喉头骨录骨录的一口气喝着酒。

  对张来说,这可以是非从想像般有趣的新游戏。

  在江美子被蛇玩弄之后,这一次是看着泥鳅从长颈瓶之中贯入进她女体之内。

  林实在有太多未知的玩弄女人的方法子,所以张才不能让这心腹离开。

  “波士,酒也都温好了。呼呼呼,太太已经把泥鳅们全吞进去了。”

  一条不留的,泥鳅们全都钻进了江美子的体内,林好不容易才拔出了长颈瓶。

  让江美子的花唇闭起把泥鳅们全困在体内。

  “哦哦,哦呀呀……不行了、不行了。”

  “呼呼呼,还嫌不够吗,太太。”

  手指被伸入进去,在最深入之处和泥鳅们一起活动。

  泥鳅们在内里翻滚乱窜,由于刚才林把刚才煮沸热酒的倒进去。

  更激烈的在拚命扭动。

  “呀,呀呀,呀呀呀……已不行了,啊啊,啊啊。”

  林押着江美子的腰肢不由她左右逃避,缓缓的继续凌虐。

  让美酒,沿着江美子美丽的素肌从乳房由上而下流到下腹部。

  “哦呀……呼呼呼,还想要更多吗,太太。”

  张走近贴过来,用唇喝着江美子肌肤上的美酒,吸啜进口中。

  张的舌头追逐着美味的酒,发出淫秽的声音。

  “呀,呀,呀呀呀呀……”

  内脏像是被顶到一样的呻吟声回荡着,江美子反应极好。

  “呼呼呼,波士。可以吃了。”

  举着筷子,对准江美子股间的林说。

  筷子侵入进去,夹出一条泥鳅。

  筋疲力尽的泥鳅,混和着酒与江美子的人体果汁。

  就这样伸到了林的面前。

  “呼呼呼,这样的酒可是非常难得呀……今夜的酒可是别格风味。

  张,也起筷的笑着说。

  “上里君。阁下也想食一条吗。用太太的那里来调未过的呀,一定好想吃了,呼呼呼。”

  “波士,水桶内还有不少泥鳅。还可以作不知多少次呢。”

  张与林,互相看着笑得合不拢嘴,沾上美酒的美食呀。

  “呀呀、呀呀、哦哦哦……那、那个、那个不行了。”

  江美子再一次的泣叫。

  张的筷子又伸了进去,在里面搅动着。

  “呀、呀呀……唔呀……”

  江美子悲哀的呻吟,不知第多少次响起。

  “呼呼呼,上里君。太太是好女人呀。

  不过不再是你的了,呼呼呼……这样好的身体,只被君一人独占不行呀。今夜由我们代劳把可爱的太太喂得饱饱的。”

  “不行哦。现在的太太,若果不是轮奸是满足不了的,上里。

  哈哈哈,那是什么表情。在你面前那样占有玩弄你全裸的女人,是那么让你开心吗,哈哈哈。”

  张与林笑着的在上里面前说话。

  上里的面上怒到发震,被封着的嘴呻吟过不停。

  林向这样的上里肩头踼去。

  “还不明白吗。眼前的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只是只牝兽。就请你好好慢慢的欣赏,上里﹗”

  那样说完,就移放了一枝像体操铁棒的东西在上里面前。

  正确的说是连着铁棒的物件。

  张后有一幅一米左右长,阔度和长度差不多的帆布类东西在中间。

  被用螺丝钉固定在地上。

  “好了,太太。行来老公的前面吧。”

  林与张靠近江美子,解开她的绳索。

  绳子被解开之后,江美子的正前方真的可说是无遮无掩。

  但她仍试图用手阻挡,男人们的任意观看。

  不被管被怎样凌辱,江美子都不能忘记作为女人的羞耻。

  江美子的羞耻感已是她作为女人的一部份了。

  “呼呼呼,别遮掩了,马上就要你打得开开的。”

  “不……已不可以再……忍耐了……”

  “太太,别多说,行到丈夫面前吧。”

  林与张,左右架着江美子,把她到铁棒之前。

  “不……不行的,只要丈夫,只有不能向着他呀。”

  江美子,已经再无面目面对自己的丈夫。

  张与林,无视江美子悲哀的求情,把绳子捆上她的身体,膝体绑在下方的铁棒上两脚分开。

  接下来把两手反绑在背后,最后连到去屁股处。

  “太太,上半身向后倾。”

  说完,林就抱着江美子的上半身向后倒。

  将其腰肢横绑在另一枝铁棒上。

  让她的腹部和下腹部前倾。

  “呀,呀,怎可以……不。”

  自己被摆布成那样可耻的姿势,让江美子大声悲呜。

  女人最隐秘之处就那样公然煌之的展露在丈夫面前。

  “呀呀,怎能……不、不行。”

  “哈哈哈,再向后一点好了。”

  张恶意的拉扯连着双手和屁股的绳。

  猛烈的力量让江美子变成弓型,直到快要拉贴到地上为止。

  天花板已经进入了江美子的视界。

  现在,面前的爱夫,看到这种情形究竟怎样痛苦。

  呀呀,好羞耻……亲爱的,原谅我。

  江美子己不行了,已经不行了……呀呀,江美子真想死了呀……江美子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而林与张则张酒倒在江美子的肌肤上来喝。

  “呼呼呼,上里君。太太的肌肤真是绮丽呀……吸了那么多男人的精子,是愈加美不可言了。”

  “那里的秘肉……由腰到臀的肉感曲线。浣肠时那才真叫精彩。”

  江美子的屁股肉真的非常好肉感,张与林唠唠叨叨的对着上里说个不休。

  不管怎样被玩弄,被凌虐,不可思议的江美子的身体反而更加性感。

  那就是让男人在睡梦中都想玩弄,江美子的身体的魅力的真相。

  “波士,差不多了。”

  林淫笑着。

  现在已不用再多说了。

  “呀、呀呀……”

  江美子如哭似诉的泣叫着。

  腰肢开始扭动起来,好像在表达些什么。

  “怎么一回事了,太太。”

  “求求你……绳,解开绳吧。”

  江美子的声音显出她被得极限的惨况。

  张看着她眼瞳内必死的哀求。

  “呼呼呼,怎么了。那样的面色,太太。”

  “呀呀……让我到洗手间吧,拜托。”

  江美子以快哭的表情,说到后尾已不成声音了。

  张和林等的就是这句话。

  朝早去过洗手间后,就喂她饮了利尿剂,现在就是发作的时候了。

  说要去洗手间这种话,只有不明白自己是被玩弄的上好才料的江美子,才会说出口,而她现在已无法把尿意忍下去了。

  “哈哈哈,想撒尿呀。也好,就让老公看着吧。”

  林现在心情大好的在邪笑。

  “怎、怎可以……过份,只有这……不要在我丈年面前……只有这怎样都不行呀。”

  “口上说着不要,可是也差不多是泄出来的时间了,呼呼呼,上里君,可以看到太太的撒尿姿势。是初次吧。”

  张笑着的抚在江美子的下腹部。

  “拜托……不向着我先生,只要别向着他,怎样也可以的……”

  这些男人们是不要让自己上洗手间的。

  不想被丈夫看到呀……江美子拚命的哀求。

  而看着那样的江美子,林只是发笑。

  “波士,一会儿等尿出来,可就非常有趣了。这里是一枝,看能弄熄多少枝……”

  在江美子前面十数厘米处的地上,己立起十数支蜡烛。

  并且全点上火了。

  “太太,尽量用力把尿撒出来吧,要飞前点呀。全部都淋熄了的话,今晚就让你自由一晚。

  五枝以上就是一般的侵犯。

  哈哈哈……若是超过了五枝,那就要对太太屁股的小穴浣肠,让它变得像蛇一样……明白了吧。”

  浣肠这两个字,让江美子的吓到面颊发红和发震。

  林知道江美子最怕的就是浣肠了。

  “怎、怎可以……太勉强了,做不到的。过份,过份呀。”

  “哈哈哈,尽最量大力的尿吧。”

  林拍着江美子的双臀得意的大笑。

  “那一定很有趣的。呼呼呼,林君真是妙主意不断。”

  说毕。

  张的确颇佩服林的创意。

  “呀、呀呀……”

  江美子的小嘴发出了悲呜。

  已到极限了。

  “别看,亲爱的,别看……别看江美子。”

  “呼呼呼,一定看到撒尿的。丈夫先生可看得很清楚呀。”

  “啊啊,别看……呀、呀呀呀。”

  江美子又哭又叫。

  在这悲呜的同时,一股清澈的流泉从江美子体内射出。

  最初很平静,接下来清流一转而为激流,长泄不绝。

  将地上都洒湿了。

  “呼呼呼,太太,只淋熄了二枝蜡烛呀。看来太太很想我们在你里面捣乱呢。

  张强烈兴奋的说着。

  “呀呀……别说……”

  螓首微垂,江美子悲泣不绝。

  在丈夫面前撒尿……在所爱的夫君面见那样子解放,现在的江美子对得救是不在奢望了。

  但是,江美子的眼睛,却映现了林在用玻璃制的浣肠器把甘油吸进去的情形。

  江美子的身体怕得发抖。

  果然要浣肠吗……“不……不要……”

  江美子狂暴的挣扎。

  她不要被浣肠,不要排泄器官像蛇一样在体内狂转……不明白男人们为何喜欢这样。

  但是禁不住的害怕得全身颤抖。

  “哈哈哈,不能放过你呀。仅止淋熄二枝蜡烛。看来,太太其实非常喜欢浣肠,所以故意的。”

  林握着散发着妖异光芒的玻璃制浣肠器,缓缓的接近过来。

  翌日朝上,是没有一片云的晴空。

  终于到达了横滨港。

  船长不知道的是,张与林竟然喜欢钓鱼。

  当然,不是一般男人喜欢的普通钓鱼。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