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把江美子全裸的押到了甲板之上。

  在胴体微震的美好女人现身时,船员们都无法的不去偷看江美子丰盛的肉体。

  尤其是看到江美子的双臀,不少人的手就伸到了西裤的拉链上去。

  作为淫秽视线中心的江美子,真是不欲偷生下去了。

  两手只能悲哀的盖着自己的面孔。

  “呼呼呼,用太太来钓鱼可有乐趣了。”

  张与林对船长说道。

  不止是林,拿着罐子的张也深有同感的淫笑着。

  但是船长却一副不明张所言的样子。

  “用太太来钓鱼的话。一句话……呼呼呼。”

  不再单看和多话的,张取出了道具来准备。

  一个巨大的假阳具。

  准备如何用这个假阳具来凌辱江美子呢,张看着闪着黑光的假阳具。

  那个假阳具连着鱼丝还有针。

  “原来如此,这个是……果然是波士。想不到女人有如此有趣的用法。”

  在船长这笨蛋明白之后,林已早一步持绳走向江美子。

  说到底是诱拐来的女人,不能没人理会又不绑起来的。

  而用那种姿势绑,可就自由自在,随他的意思了。

  在驯服的江美子双手反绑背后,再连接到只脚。

  然后毫不思索的,又捆回到屁股之上。

  打了二重结。

  整个人变成像只虾子一样。

  “呀、呀、痛……”

  江美子在肌肤被勒住后,忍不住呻吟。

  “呼呼呼,太太。真是好有精神的鱼饵呢。全身用力夹紧这个假阳具,不能让它掉出来呀。”

  林低声道,跟着拉起被裸绑的江美子。

  “呀、呀呀、呀呀……不要。”

  让人羞耻到恐惧的姿势。

  张把女人的裸姿彻底展现。

  “不……求求你,忍耐不了啦……不要了,那么可耻的姿势,求求你……”

  “不要紧的。但我们可不能饶了太太,呼呼呼……只是要你成为钓鱼的装置,只是万一失败的话。那处置就是,呼呼呼,明白了吧,浣肠。”

  这是一班可等让人可怕的男人。

  竟然要用江美子女体最奥秘的所在来钓鱼。

  失败的话就要以浣肠来惩置。

  “太太,要是吊起来时,下们要运力呀。”

  不管对方多惊恐,把假阳具深理在江美子的体内。

  “呀呀、呀呀……过份……”

  由江美子的喉中,发出了羞耻的闷骚悲呜。

  没有任何的爱抚就插入了。

  江美子的眼睛都要为之反白了。

  船上的小型起重机吊勾,拉近到江美子的身边。

  林张吊勾连上捆着江美子的绳子。

  连着锁链的吊勾吊起了江美子,让她的身体浮在半空。

  “呀、呀呀、不……不行。”

  “哈哈哈,不想被浣肠的话,就尽全力的去钓鱼吧。”

  在旋转之中的江美子身体,向着海面方向去。

  在距离海面二米之处,起重机才告停下来。

  由江美子股间连着的鱼丝和吊钓进入了海中。

  马上江美子的身体像微醉一样恍动。

  引诱着鱼的接近。

  呀、呀……不,那样的事。

  使江美子怀疑这是梦境的假阳具。

  传来一股拉力,在水中激动着。

  假如掉出来的话,那就得被浣肠了。

  林持着玻璃制浣肠器的样子深埋在江美子的脑海。

  江美子异常狼狈。

  鱼拉着鱼糸的动力,将力量传回假阳具之中,那种震动使得产生得同爱抚的效果。

  “呀、呀呀呀……呀呀、不、不要。”

  受到官能的刺激,江美子低泣悲叫。

  若是起重机把江美子吊高一点也好。

  那样就不会受到官能的刺激了。

  “呼呼呼,这可不只是被陈调教的程度呀,太太。呼呼呼……那里现在有何感觉呀。”

  张笑着说,对被放入进去的假阳器,按动其作为一枝电动假阳具的功能。

  突然江美子的身体意外的乏起一阵红润之色。

  “呀啊,哗哗……呀,呀呀呀。”

  江美子像疯狂的一样大叫。

  “呀呀,呀呀……不要,己不行了……停呀,呀呀呀。”

  好好的欣赏着江美子闷骚姿态的,却突然按下了关闭制。

  “呼呼呼,有何感觉呀,太太。好愉快吧。”

  说毕,又再次按动了开关。

  被那样的反覆操纵玩弄。

  不知第多少次之后,从江美子被调起的狂乱身体之中,假阳具型电动按摩器,被从水面跃起的鱼拉扯出来,瞬间掉进海里。

  “太太,只顾着自己享乐,忘掉了钓鱼的工作了。让人失望呀太太。”

  张抬眼看着被高调着的江美子说。

  说完之后,眼睛就离不开被剥光,以出生时姿态尽展肉体美的江美子。

  江美子的那里,粉红色的肉壁正在颤抖,上面流满了湿润的爱液。

  “被鱼逃掉,太太。你明白会怎样的了。”

  “呀呀……对不起,忍耐不了呀……”

  “哈哈哈,不用对不起的。照约定做就行了。

  哈哈哈……”

  林取出准备好的玻璃制浣肠器。

  要对吊着的江美子浣肠。

  “不要,别浣肠呀……不要动手呀,呀呀,不。”

  江美子惨叫着。

  不管第多少次,都无法忍耐那种触感。

  流入体内的浣肠液,让江美子悲泣不绝。

  林一口气注入了一百CC。

  而同时张把新的假阳具深埋进江美子体内。

  “呀呀,呀呀,别放入去。”

  “呼呼呼,虽然叫着不要但还是被浣肠了,今次再试试吊鱼吧。”

  林笑着拔出空的浣肠器。

  江美子的身体再次被吊向了水面。

  不管怎样努力都好。

  也无法从张手上逃脱,哪怕一点点。

  插入假阳具之后,张就尽情的玩弄着遥控器的开关。

  “呀、呀呀……不行,不行呀。”

  在江美子的悲呜结束之际,假阳具掉落了。

  而那样的江美子所遭到的对待,乃是再被次浣肠。

  这次更厉害的达到了五次,共五百CC之多。

  “呼呼呼,如何呀太太。还是想要别的方法……”

  张得意的说,手上抚摸着眼前江美子的摇曳双臀。

  在这之间,其他的船员都相继聚到了四周。

  江美子因哭泣而濡湿的双瞳,映现着林的身影。

  这次他换用了更加大的一枝玻璃制浣肠器,内中注满了液体。

  那是兽医用肠器。

  江美子的表情因为战栗与狼狈到无法形容,浑身颤抖。

  “不、不要、够了、不行了……在多的话,不行呀﹗”

  江美子凄惨哀怨的悲呜。

  由刚才起已不知被注入了几次浣肠液,让人焦急的便意本己很强。

  现在却还得再次浣肠。

  像酒瓶一样的兽医用浣肠器……想到这她真是气色尽去,尤其那看来还不是新的。

  “再也忍受不了……超过这限度的呀……呀呀、不行。”

  “哈哈哈,只要钓到鱼就不用再次受罚呀,太太。现在不过是再浣肠,加多五百CC而已。”

  吸满液体的浣肠器,看在笑着的林握着就觉得很沉重。

  张就这样分开江美子的两个臀丘。

  林把浣肠器的嘴管,拚命朝着目标押入,慢慢的深埋其中。

  “哗呀、呀、呀呀。”

  江美子的身体,像虾子一样的,反弓起来。

  被缚了不知多少圈,吊在起重机上。

  但这都再重要了。

  嘴管现在已正确的插入进去。

  在完全深入之后,林按押着管底,张的手则扶正。

  “林君,单单是浣肠好像不够有趣呀。没有更有趣的做法吗。”

  张很残酷。

  看着这么多船员走近到身边,就利用浣肠的这段时间。

  对他们说只要喜欢就可尽情的触摸江美子。

  船员们听完大喜。

  那是只能想不能碰的高等级美女。

  就发出着奇怪的声音像鱼群一样袭向江美子。

  五只、六只、以至十只以上男人的手,先后触上了江美子的肌肤。

  抚揉乳房、抚摸大腿内侧、以至颈项,想摸那里就摸那里。

  “呀呀、呀、呀、呀呀……不,不要、呀呀、怎可以……不行。”

  “呼呼呼,不用多虑的。喜欢那里就尽情的去摸。

  好了,再摸,摸多一点……”

  张大感有趣的对着船员们说。

  看着大量的男人群集在白色的女体四周,张感到异样的兴奋。

  江美子的肌色雪白,对比之下男人们毛茸茸的手极为极端。

  男人的手,愈来愈多的抚在江美子鲜嫩的白肌之上,更加刺激。

  林也感到相同的异样兴奋。

  巨大的兽医用浣肠器先端,已被江美子的肛门唅着,船员们就看着眼前的江美子受辱。

  “呀、呀呀呀……不要、呀、呀呀呀。”

  那里究竟会被玩弄成怎样,江美子吓得悲呜不已。

  现在就像被放在俎板上的鱼肉一任,江美子的身体只能被人随意处置。

  “哈哈哈,太太。那样大叫是开心吗。那,就由这里开始一点一点的注射进去了。”

  林把嘴管再一次拔出又插入进江美子的肛门之中,确定已深埋进去才说。

  “不、不、不行呀……停手呀、已、已经……不要。”

  林,缓缓的开始了浣肠。

  被兽医用的浣肠器注入会有怎样耻辱的叫声……心思全放在江美子会如何尖叫上面去。

  地狱的浣肠开始了。

  林稍感焦虑的按在管桶的底部。

  “别呀、别呀……好多,已经,杀人啦……呀呀。”

  多出来的甘油,像芭蕾舞的裙子一样染满悲泣中的江美子的身上。

  船员们的注意力完全都没有分散,都集中在一点上面去。

  “唔唔、唔唔、呀、呀呀、不、不可以再……别注入了、别注入呀……”

  状若疯急的悲呜,江美子的面上容颜激震。

  全身好像宝玉一样,因为身体喷出黏黏滑滑的汗液,造成一种光泽。

  林决不停止的在注入。

  在这其间,不断的按在浣肠器管桶的底部。

  “哈哈哈,太太。浣肠的感觉,很好吧……呼呼呼,你那种表情的面孔我还没见过啦,实在是太好看了。

  他就这样说着。

  江美子的肌肤在船员们的手下,被指掌一再玩弄,强烈的感觉就愈发高升。

  “呀、呀呀呀、已、已不行……杀人呀、江美子要被杀了。”

  好不容易浣肠器空了时,江美子已陷入了与现实脱节的狂乱状态。

  但是,在林拔出嘴管的同时,江美子却还是不断的被船员们玩弄。

  最后,江美子的意识突然的回到了现实。

  “呀呀……过份、过份呀……”

  激烈的长兽开始了。

  那个江美子的兽声,有着微妙的变化。

  由“呀呀……”至“唔唔……”几度的转变,显出在呻吟之中是如何死命的忍耐。

  那如山的叫人发慌的便意。

  江美子落入急激的生理痛苦之中,面色显出她是如何咬牙苦忍。

  “唔唔、唔唔呀……拜托、已经、江美子已经……”

  美丽的面孔变得苍白,江美子低诉着她已接近极限了。

  江美子不知几度的摇头。

  那样子,显出她是如何强烈想逃出生理上的痛楚。

  但是张。

  “已经要出来了吗,揉一揉吧。”

  肛门遭到逗弄。

  “停呀,不……不要呀。”

  只能悲呜不绝的江美子扭腰挣扎。

  现在如张开之花的肛门,是如何的拚死在忍耐,而张在那里的手指。

  却是急着要让花朵强行提早开放。

  “呀、呀呀、已、已经……到此为底了、到极限了。”

  江美子己竭尽她的耐力,歇斯底里的泣叫。

  江美子的肛门一阵痉挛。

  “呼呼呼,真是好听的哭泣声。只是你说不浣肠就不浣了吗。”

  张笑而不语。

  手伸向起重机的开机,将之再次起动。

  把江美子吊向水面上。

  江美子的双臀,随着起重机的下吊,遂渐接近水面。

  而在下面大群的鲫鱼,正在水面上集结。

  冰冷的海水接触到双臀,江美子全身泛红的颤抖。

  “呀,不要,呀呀,不行呀。”

  闷骚的悲泣持续。

  便意已到了忍耐的极限。

  “呀呀呀,呀呀……已、已经,不行了……”

  表情反映出再也无法忍耐了,全身不由由自主的急激震荡。

  “呀呀,呀呀……呀呀呀……”

  在悲绝悲的惨叫之中,沉入了排泄地狱之中。

  “哦哦,开始了呀。厉、厉害……”

  不知是谁如此的惊叫出声。

  超越忍耐极的上千CC排泄开始了。

  好一副凄绝的光景。

  张静心的欣赏着水面因排泄而混浊……江美子恐怕想不到吧。

  无数的鲫鱼,己经为了吃掉江美子的排泄物而杀到。

  “厉、厉害呀……看那,好大的一群鲫鱼……呼呼呼,绝妙的景色呀。”

  看着大群的鲫鱼之中,江美子的排泄物相继被吃掉,男人们的兴奋达到最高点。

  排泄持续不断,那大群的鲫鱼激起了大量的浪花。

  聚集在江美子像开花的肛口,口中拍知啪知的发声接近。

  “哦哦哦……呀,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杀了呀,好像被杀过不停的……呀啊啊啊,呀呀呀。”

  像狂叫的声音中,江美子陷入了狂乱的状态,张与林则看着在淫笑。

  好像失去了所有血气一样。

  江美子被绑在船室的床上。

  两脚依旧被大开的绑在青竹的两端,竹身则连被吊在天花板。

  全身异常的沉重。

  好像还有什么残存在肛门一样的异样感觉。

  那是浣肠之后的必然感觉。

  现在却特别强烈。

  被囚得毫不自由的身让,让江美子神色不佳。

  难道……怎,怎会的……浣肠已经结束了呀……但是,肛门内的异样触感,却在和现实对抗着。

  总好像有些异物插在里面。

  想像着那里的情形,却看不到的江美子小声的悲呜。

  终于发现到天花板上有着一管疗养用的浣肠器,那里连着一根管子,直到江美子的肛门。

  “呀呀……不要,还要怎样折辱呀……”

  江美子忍不着叫道。

  但是屋内没有任何人。

  江美子再怎么叫都没有用。

【人妻妊娠曲】4

那和一般的浣肠有一点不同的感觉。

  是疗养用的浣肠器,少了那种激烈注入的感觉。

  那是像点滴一样,一少点一少点的流入进去。

  而在吊起的容起之中,有着“浓缩。精力营养液”的标贴在那里。

  而与之一起流入江美子体内的除营养液之外是“滋养浣肠”液。

  被玩弄到这种程度。

  江美子已开始哭泣起来。

  “救我……谁来,把江美子由这个地狱之中救出来。”

  一直积郁在胸中的哀怨之气,到此全部爆发了,江美子竭力的叫着。

  虽然不管怎样叫,也没有人会来救他的。

  但是,江美子仍然不绝的在叫着。

  像充满畏惧的猎物被捕获这样的事情。

  每天都想着能一直到今天都没疯掉真是太好了。

  江美子不知因何会这样……沦落至没有自由和幸福可言的地步……变成得要面对这样可怕的耻辱状况……呀呀,已经,不行,不行……但是,无止尽似的营养液,不绝的流入进江美子的体内。

  “呀呀……已经,不要……救我,拜托呀,救江美子呀。”

  在房间中虽然没有人可以回答,但江美子还在不绝的叫着。

  面对那样悲泣的响声,只有让人感到恶感的异样静寂。

  已经过了三十分钟。

  在玻璃容器内的精力荣养液,已减少了三分之二,林才步入。

  “哈哈哈,怎么样呀太太。才只入了三分之二进去呀……哈哈哈,离到达横滨港还远着呢。

  就这样躺着不动。好好的补充精力。”

  看着以像打点滴的方式流入进江美子体内的液体,林说道。

  张为了在日本的政治工作而准备以她为饵食,张会毫不怜惜的使用江美子的美丽女体。

  为此才特意把精力营养剂和滋养浣肠液灌进她体内。

  “自从在香港得到太太的身体后,可是尽情的玩过了。但是太太这位美人依旧像以往一样。

  呼呼呼,这个丰满的屁股……每晚在颤抖哭泣吧。”

  林低头注着着插着胶管的江美子肛门浅笑。

  这时林的部下三人进入房内。

  “哈哈哈,太太。之前一直在忙,让俺的部下们对你很思念呀,明白吗太太。”

  “怎、怎会的……已经,忍耐不了,江美子不行了。”

  江美子以悲伤的面孔,哀愿的请求。

  但是在佣兵们的眼中,反而有着异样的兴奋。

  不管多少次,只要接触过眼前江美子身体的男人,都莫不为之痴狂。

  眼睛自然的充血。

  江美子,看着佣兵们的眼色绝望了。

  被男人们无止尽的轮奸的光景,在江美子脑海里重现。

  “呀呀……求求你,已忍耐到不行……今日让我休息吧,求求你……”

  但是林只是冷眼的冷笑。

  “哈哈哈,轮奸只是他们常做的例行公事。那么就照俺这波士的命令去做。”

  佣兵们受到命令。

  佣兵们迅速开始动作了。

  一点时间也不浪费。

  那是只属于张,若没有命令他们根本无从接触江美子的身体。

  久经训练的这班男人们,呼吸和步调都极为合拍。

  一人吻江美子唇,一人按江美子的乳房,而最后一人则对准江美子的最隐秘之处。

  “唔呀,那、被那样的玩弄……不,不行呀。

  虽然明知男人们不会因此而停止,江美子的香唇还是吐出悲呜。

  男人们将鲜红的口红往江美子的唇、乳头、还有女人最深奥之处的媚肉上涂抹。

  “太太,波士说要把太太做作女拓。(拓:应指吊鱼后将肉身染墨,印在白纸上以为留念。呼呼呼,这可是给日本的大人物作手送用的。”被涂口红的江美子看着林得意的说。

  江美子相当狼狈。

  什么女拓呀……感觉真是超级的屈辱。

  而与这屈辱相反,身体感到次第的热起来,而这就让江美子更加狼狈。

  滑溜溜的口红,确实给江美子官能的刺激。

  不、不要……不管怎样想,因口红而快感,要把女性的生理器官拓印在纸上,都是无法忍受的。

  但是,当鲜红的口红涂在乳头上时,就自然的硬了起来。

  女性最神秘的下面的口也被打开来涂。

  而更下方,精力营养液仍在往肛门内流。

  “呀、呀呀……怎可以、怎可以这样的……”

  男人们只管尽情的玩弄,才不管这女性肉体的主人怎想。

  在搽够了口红之后,林取过和纸。

  “呼呼呼,首先是印太太的嘴唇。”

  把江美子的唇押在和纸之上后。

  留下了一个清楚的唇印在和纸上面。

  而在一旁,则写下了“人妻江美子的口印”

  跟着,到乳头了。

  左右二枚,都可怜的被涂成了红色。

  印在和纸上之后,留下了微妙的好色感觉。

  而在和纸旁则写有“江美子的八十九厘米大胸”的字样。

  “不要……无、真是无耻和愚蠢呀。不行的,不能这样做。”

  知道女人最深奥的地方也要被拓印,江美子羞惭的泣叫。

  “不要,那样羞耻的事不行……求求你,不要。”

  “哈哈哈,把下面那蜜唇拓印可是比拍立德相片还刺激呀,太太。”

  手指缓缓的按押在微妙的女肉上。

  和纸的中央还有着江美子的果汁。

  林很花时间的小心的拓印,而后才结束。

  之后把弄皱了的和纸张开,上面清楚的显现出江美子那里的印。

  “太太,看看。呼呼,这里是什么﹖是太太敏感的花蕾吧。”

  “呀呀……过份,过份呀……”

  江美子不止很狼狈,容颜还凄美哀羞。

  林他们满足的看着和纸。

  “太太,还余下屁股的穴呀,哈哈哈……滋养浣肠也结速了,好了来、来到屁股的穴了……”

  那样说要,就拔掉胶管。

  由佣兵们手中取过口红。

  “太太的屁股穴,就让俺来吧。这里结束之后,跟着就是用你前面来取乐的时间了。”

  “不要……呀,呀呀,过份,不要,不行的。”

  被滋养浣肠之后的肛门,要被涂上口红,让江美子悲泣不绝。

  江美子想到现在像菊花的肛门连肉壁之内都被涂上了口红,正拓印在和纸之上。

  想到江美子肛门的红印,印在雪白的和纸上是如何鲜明的对比呀。

  江美子屈辱的女拓被贴到了墙壁上面。

  “哈哈,看到这个。每当想到太太那部份时,就让人精神大震。”

  林愉快的笑道。

  那之后,佣兵门准备享受工作之后的乐趣,动手开始脱裤。

  做着轮奸江美子的准备。

  对佣兵们来说,侵犯女性犯人就像工作那样自然。

  林的手下从南美到非洲,是在战争中奸过不知多少女犯的男人。

  侵犯身体不能动的江美子就不够有趣了。

  在在解开江美子的绳索后,猛然袭击上去。

  若果没有女人的激烈抵抗助庆就不够味道了。

  “不、不要……救命。”

  江美子悲呜着逃走。

  她是非逃不可的,再那样被强奸,实在无法忍耐了。

  江美子的就像追求梦想般向着门口拚命走,但是佣兵们中的一人已拦在那里。

  向前去中的江美子被捉着脚踝而倒下,被拉回男人门之中。

  就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弄江美子。

  “呼呼呼,怎么不再抵抗呀,太太。”

  林点燃了烟草,看着在眼前展开的地狱快乐图。

  在战场上不知出现过多少次的光境,又再这里重现。

  “呀,呀呀,不,手,放开手。”

  江美子泣叫。

  男人们粗暴的捉着她嫩滑的柔肌。

  对职业上贯于此道的男人们,自然知道女人的身上的弱点所在了。

  “哈呀,啊啊……不要。”

  与自己的意愿无关,女体敌不过官能的刺激,崩溃了。

  男人们没有出声。

  一句话都不说。

  反而另有一种味道。

  就像土狼凌虐羔羊一样,让江美子闷骚的哭泣。

  成熟女体的敏感地方,被男人们的手重点狙击,更被污脏的嘴唇吸吮。

  男人们充份的燃起了江美子体内的官能之火,看着这个滑嫩嫩的女体变得红润就知道了,双互之间互望淫笑。

  其中一人捉着江美子的大腿抱起,腰间运力一挺。

  “唔呀、唔呀……呀呀,啊啊啊。”

  男人一口气插入。

  腰部激烈的活动,而江美子已陷入进狂乱的状态之中。

  “哈哈哈,感觉那么的愉快吗,太太。”

  林拉着江美子的头发,欣赏着她的容颜。

  “呀、呀呀、呀啊啊……放过我……”

  “还不行呢,太太。这些家伙呀,可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哈哈哈,现在好好的去体会好了。”

  江美子已经无法抵抗了。

  全身松软无女,任由男人们尽情的去玩弄。

  而且,丰满且滑如凝脂的双臀,也被男人合在一起,不断有韵律的揉动。

  男人的淫秽律动持续了好一阵子才结束,离开江美子的身体。

  但是黑漆的肉棍可不是就此放过江美子。

  只是故而让江美子焦虑难堪。

  “呀、呀呀,怎可以……过份,过份……呀呀。”

  别那样恶意的作弄,江美子激动的自咽喉中发出呜叫。

  马上又有别的男人插入了。

  但是腰臀的淫秽律动,才一阵子就结束离去。

  返过来要女方作主动。

  “呀、呀呀呀……呀呀呀。”

  江美子,全身散发着女性的甘美香发,双臀开始疯狂的蠢动。

  “哈哈哈,好激烈呀。时间不是十分多,就尽情的去满足太太好了。

  林向男人们命令。

  这群男人,一个人之后又到另一个人,把江美子拉过来继续凌虐。

  其中一名男人猛抓着江美子的发丝,把江美子的唇强押到自己的肉棒上面。

  “唔唔、呀呀……呀呀,呀啊。”

  含着东西的江美子,发出了急激的叫声。

  肉棒臭气迫人。

  另一方的男人捉着她的腰朝江美子下身突进。

  “不管如何,上和下都得到满足了吧,太太。”

  林看着呻吟中的江美子,已经翻白眼了,但是不会这样就叫停。

  佣兵还余下一人。

  邪笑着眼光就望向上下摇摆的江美子双臀,手缓缓握着双臀,腰部运力突入。

  江美子的上身一下子痉挛起来,因为肛门遭到侵犯。

  “啊呀,哈呀,哗呀……唔呀。”

  不只二人,竟有三名男人同时侵入……江美子露出了狂闷的姿态。

  二人就已是难以置信的行为,何况三人……“咿,咿呀呀……啊,呀呀。”

  江美子已经狂闷的身体,就是像被捞上水的鱼一样扭动挣扎。

  男人们像三文治一样包夹着江美子下身,一人就正贯进她的肛门中。

  无暇思考这种行为的可怕。

  江美子看到除了眼前一上一下的男人,还有一人在背后。

  已经什么也不明白也不知道了,江美子已全然陷入了狂乱的状态。

  “呼呼呼,被三名男人同时侵犯余快吧。从今之后,可不止这三名男人作对手……呼呼呼,而且,明日就在丈夫面前侵犯你如何。”

  林看着被男人们包围中的江美子狂乱的姿态淫笑。

  此时,江美子听到从未听过的声音。

  啤……的汽笛声。

  江美子的爱巢横滨,与夫君孕育爱的横滨街头,林就等着看江美子看到那个横滨的夜景时有何反映。

  船终于缓缓到达了这个横滨港。

【人妻妊娠曲】5

  经过慢长的岁月洗礼之后,终于可以在甲板上看到横滨美丽的夜景了。

  清爽的夜风吹起满头的黑发,江美子不知几度的看过眼前的景色。

  这熟知的景像对她来说就如家一样的感觉,让她的美眸中自然的流下了泪来。

  与这个横滨连接起来的,是地狱一样的日子。

  “有什么感觉呀,太太。”

  不知从何时接近到她身后的张,紧贴着江美子摸抚她的双臀说。

  仅被迷你裙包里着的江美子双臀,遭到温柔的抚摸。

  与江美子雪白肌肤成对照的是黑得发亮的迷你裙,同样的身上也穿着黑色的罩衫。

  白肌与黑衣相互辉影,但这鲜明的对比却让人意外的烦恼。

  当然了,因为下面并不容许穿任何的内衣。

  但是那样过份的姿态,只不过是对女性凌辱的非常初步而已。

  不知由那里涌出来的船员们,就像塑胶人偶那样呆看着她。

  江美子与以往被侵犯的女人们不同。

  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独特气质。

  “太太,也差不多是时间了。去吧,呼呼呼。”

  张,把江美子双臀的迷你裙往上拉的同时说。

  江美子的身体自然的抖起来。

  “江美子有想过,今后会怎样吗……”

  不知是要接待什么大人物,江美子也约略听闻到。

  而为此在到达横滨之前的三日间。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