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毒馬蜂風波余韻

  “趙家二嬸,聽說沒有,老李家二彪子撒尿的那個玩意讓一只那麽大個的馬蜂子給蟄了一下,都腫成那麽大個,哎呀,我看二彪子那混小子怕是以后就不行了!”

  “可不是嗎,我也聽說了,李家二彪子平日里就彪忽忽的,說他傻吧他可不傻,說他奸吧他也不奸,那麽大個小子,沒事下河洗澡也不知道背個人,就知道晃著他那嚇人的家夥事,咱老娘們不怕,可不是還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婦嗎,哼,大又怎麽樣,我看這一次他再大也沒用了,以后老李家說媳婦可不能將姑娘嫁給那個貨。”

  “對,對,不過就是可惜了那麽大的家夥,比我們家老爺們可是大多了啊!”

  “你個敗家老娘們,看我不回家告訴你們家那口子,真是喂不飽你啊!”

  “切,這有什麽呀,難道你們不想啊,還是你們家老爺們厲害,反正我是受夠了我們家那個整整就不行了,弄得人這個難受勁!”

  “吃吃,哈哈,啊,哈哈!”

  一衆老娘們這個樂呀,對于相對來說封閉的小山村里,這樣大膽露骨的話根本就不算什麽,而對于這個封閉的小山村來說,一點小事就能傳得流言蜚語,一傳十,十傳百,成了衆人皆知的秘密。

  村東頭老李家,家里兩個老人三個孩子,老大姑娘已經嫁出去,老二是個楞小子,老三是個丫頭片子,此時在他們家炕頭上,一個半大小子正在哼哧地叫喚著,而赫然大白天的還脫著褲子,下面那里紅腫的就如長了一根小孩的手臂,那麽猙獰怕人。

  外面廚房里,站著一男一女,面色都不是很好看,這家里出了這麽大的事,任誰也沒有個好心情。

  “彪子他爹,彪子沒事吧,這可咋整啊,這可咋整啊,要不去鎮上醫院去看看,可不能讓那馬蜂子將咱家二彪子的弄壞了吧,這以后可咋娶媳婦啊!”從容貌上看這個婦人可以算得上有點姿色,在農村里,也是個說得過去的婆娘了。

  “這個混帳王八羔子,一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沒事撒潑尿你往那尿不好,偏偏往那馬蜂子窩里尿,他就是欠揍,我揍死他個鼈犢子,去鎮醫院,那得多少錢,咱家那還有錢啊!”高大魁梧的身材,不怒自威的霸道之氣,這個農村漢子倒是有那麽幾分氣勢,這一發起火來,也是嚇死人了。

  “你呀就少說幾句,彪子都那樣了還沒完沒了的說他,咱家孩子比人家少個心眼你不知道是不是,都是你從小就使勁打給打的,出去,出去,我去看看!”娘永遠是是兒的港灣,這點跟爹就沒法比。

  “娘,娘,我哪里痛,哎呀,好痛啊,痛死我了!”屋里二彪子扯著嗓子喊著。

  “來了,來了,你去村賣點買點好吃的來,拿,快去吧!”說這,從兜里捏出來一張十元錢的毛票,沒辦法,家里也就仗著點山地和種點果樹過活,活得辛苦,也沒個閑錢。

  捏著票子,彪子他爹氣得又是一跺腳,這敗家玩意真是一天到晚惹著禍,看樣子這一個月的酒錢又沒了,惡狠狠地推門走了。

  彪子他娘也是歎了一口氣,誰攤上這麽一個不省心的兒子也是著急上火,端著一盆涼水,忙走進里屋,邊走邊道:“來了,來了,娘來了,彪子啊,忍著點,娘給你用水再洗洗,然后摸點藥膏,村王赤腳不是說了嗎,馬蜂子蟄一下沒什麽好辦法治,只要忍著幾天,慢慢就好了。”

  “哎呀,娘,那你快點了!”就那樣赤條條地光著身子,半大小子也算長成人了,十七八歲的年齡都算是大小夥子了,放在古代那都媳婦孩子一大堆了,就是在農村這樣的小夥子也該張羅著找媳婦了。

  雖說是自己兒子,彪子他娘依舊有點不太好意思,不過他這個兒子就是這樣彪乎乎的,也不知道個輕重,也分不出個什麽事情,她倒是沒往別的地方想,只是很自然地伸手將那紅腫得嚇人的東西抓起來,把水盆端上去,一點一點輕柔地用水洗著,要說他這個彪兒子長得人高馬大的,村里沒一個人有他的個頭高,他的身材壯實,十七八歲就是個頂天立地的大小夥子了,比他爹還要猛上不少,而且就連這個東西也是比一般的男人個頭大上一圈。

  彪子他娘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在他眼里彪乎乎的兒子這會兒卻眯著眼睛心里琢磨著事情,而且他還很享受那個東西放在娘手里的感覺,盡管他也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並且他還想到了另外一個婆娘,一個讓他恨得咬牙切齒的婆娘,就是那個婆娘害得他被馬蜂子蟄的,還是蟄的那個地方,讓他二彪子吃盡了苦頭,馬翠花,你給我等著,等我二彪子好了之后的,我非不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扒了褲子打屁股,那都是輕的,我要照著那鐵柱子家的帶色片子里面那樣折磨你,哼!

第02章 傳說中的帶色片子

  老李家二彪子,大名李二彪,小名二彪子,本來按照他爹的意思是有了個小子起了彪子的名字好養,農村人起名不講究什麽光宗耀祖的有大出息,但起碼能活得好,長得好,有一副好身體,能干活,養活自己,到時候娶個媳婦生幾個孩子,老婆孩子熱炕頭,這才是日子嗎!

  于是這個李二彪就這樣在這個東北小山村里茁壯成長起來了,倒不辜負這個二彪子的美名,這小子從小長得就是虎頭虎腦,比一般小孩子猛上那麽一塊,能吃能動,這讓老李家都高興欣喜,二彪子他爹,村里唯一的退伍兵,也算有點身份地位的李虎美滋滋地以爲自己名字起得霸道,那知道風云突變,李二彪懂事之后表現出異于常人的地方,讓二彪子他爹徹底陷入自責當中,我傻啊,我真是傻啊,我怎麽給兒子起了這個一個彪名字,我真是彪啊!

  具體到李二彪懂事之后表現出異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沒有多少腦子,不像一般小孩子精明,反而給人一種傻乎乎的感覺,不過還算幸運的是李二彪並沒有傻透頂,只是腦子少了一根弦,容易頭腦沖動,仗著有一副好身板,這小子沒少惹事,好打架,今天揍人,明天又揍人的,好容易讓人騙,沒少讓小孩子給騙了,不過還好他有個精明的妹妹,小他一歲的妹妹李三丫是他的大腦,有妹妹李三丫在,他基本上指那打那。

  就這樣彪乎乎的李二彪長大了,小學畢業以全學校最后一名的成績上了初中,要不是九年義務教育,據說學校是肯定不會收他的,初中三年終于是勉強畢業,就說什麽也念不下去了,混了一個初中畢業證,本來李虎還想按照他的想法讓他高中畢業走他的路當兵,也算有條出路,出去見見世面,可惜事情的發展不是他能左右的,以鎮中學建校以來畢業分數最低的成績,他上高中的夢想是徹底破滅了。

  不能上學,半大小子也還算不上一個成年勞動力,無奈只好先讓他在家呆著,二彪子他爹李虎嚴令他不準惹事,二彪子雖然腦子不好使,但一向很孝順,不讓惹事就在家呆著吧,可是在家呆著也能惹出事來,這不,前兩天,他沒事去找鐵柱子玩,那鐵柱子跟他歲數相仿,上有兩個哥哥在東部沿海地區打工,因此家里還算富裕,過年回來給他家帶回來一台大彩電,一台DVD影碟機,還帶回來好多本盜版光碟,什麽港台的武打槍戰啥的大片,都是電視台不讓播的,看著好過瘾好刺激,弄得不少人都去他家看片子,二彪子也是其中的愛好者,他尤其愛看武打片,這不,白天人都下地干活,他心想鐵柱子一定沒人,正好讓他看個過瘾,那個片子他看了三遍了,今天就再看兩遍。

  鐵柱子全名吳鐵柱,是李二彪村里爲數不多的好友之一,兩個人也是小學到初中的同班同學,基本上兩個人就是打出來的交情,不過是李二彪打鐵柱子,別看鐵柱子名字起得像是一條好漢,其實人長得是瘦小枯干,小不點一個,剛開始上學時沒少挨人欺負,但是他人長得小,腦子卻比較好使,主動交上了李二彪這頭不一般的牲口,于是他就成了李二彪一個人能欺負的人,其他人要是敢碰他,那在二彪子的拳頭下沒一個好下場。

  “二彪,來了,快進來,我有好東西給你看!”一進鐵柱子家,就見鐵柱子這小子鬼頭鬼腦地拉著李二彪往屋里進,一臉興奮和神秘的樣子。

  李二彪也來了心情,忙道:“鐵柱子,是不是你哥又弄回來好片子了,快點,快點,把機器弄上!”

  鐵柱子讓李二彪一拉差點沒摔倒,沒辦法,兩個人身材比例相差太大,鐵柱子身高也就一米六出頭,體重捏巴捏巴撐死八九十斤,而二彪子身高足有一米八五開外,膀大腰圓,大胳膊大粗腿,體重沒有二百斤,也有個一百八九十斤,往那一站,整個能裝下鐵柱子,哎呀一張嘴,叫著道:“二彪子,你輕點,你輕點,著什麽急,家里人都出去下地了,不到天黑不會回來的,有都是時間。”

  然后他又嘿嘿一笑,搓著手道:“是有新片子,而且還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好片子。”

  李二彪一聽頓時來了精神,雙眼直放光道:“哦,有好片子還不快點拿出來,武打還是槍戰,別整個什麽狗屁愛情片子,看著那個難受,我就愛看打打殺殺的,殺人放血的,真過瘾呀!”

  鐵柱子笑得更加神秘了,小眼珠子里都是詭詐的光芒,想要去摟二彪子的脖子,無奈個頭相差太大根本夠不著,無奈伸出去的手改爲雙手掐腰,一副意氣風發地樣子,道:“今天這個片子可是跟你以前看過的片子全不一樣,保管讓你看了以后會大吃一驚的。”

  一巴掌差點將鐵柱子拍得吐血,李二彪不耐煩地嚷嚷道:“我說你小子跟我裝什麽裝,有什麽片子快點放。”

  鐵柱子臉色難看地揉著自己已經發紅的肩頭,他老是忘記眼前這個家夥可是不能跟常人思想一樣,這樣神神秘秘的東西在他看來就是不耐煩,吃了虧他也不能怎麽樣,誰讓都是他自己找的呢,再說就是想找回來也不行啊,這個二彪子人彪乎乎的,可是架不住人家身高力猛,要說打架還從沒吃虧過,自己從小不就是仗著他才沒挨欺負嗎,嘟囔著把窗簾子拉上,然后迅速從一隱秘的地方取出來一張碟片,並將彩電和DVD影碟機都按上電源,然后將碟片放了進去。

  二彪子疑惑地看著這小子又是拉窗簾子又是小心翼翼的,什麽好片子用得這樣嗎,別看他平日里給人一副彪乎乎的樣子,可是不代表他真的是缺心眼,彪和傻那是兩個意思,兩眼直盯盯看著屏幕,直到電視里出來的兩個人,一男一女,說得還是什麽也聽不懂的鳥語,並且說這說著就全脫光了衣服,瞬間他就明白了這是什麽片子,只是有聽說,還沒親眼見過,只是在男人當中口口相傳,卻一直是個美麗的故事,傳說中帶色的片子啊,睜大了一雙眼睛,他緊緊盯著那黑乎乎的男人東西和白花花的女人東西在翻滾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身子里翻滾著,也不知道是個什麽滋味,也不知道爲什麽會有這個滋味,好象一下子之間他就長大了,真的長大了。

  正是十七八歲的年齡,情窦初開,青春飛揚,這個時候的男生也開始注意身邊的女生,這個時候的男生已經對異性有著那麽一點點好奇和沖動,二彪子身體發育得早,這個青春期到來的也就早,何況他下面那個大東西早就惹人非議,他也漸漸有點明白是什麽意思,只是他明白的朦朦胧胧,不太真實,但今天這個帶色片子的觀看觸動了他的神經,似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什麽東西。

第03章 小村之花馬翠花

  當兩眼通紅的李二彪從鐵柱子家出來的時候,他滿腦子就是女人白花花的東西了,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刺激和誘惑,他這樣一個半大小夥子如何忍受得住,四處撒摸著女人的身影,下面硬棒棒的好是難受,只是這個時間段,人們都下地干活去了,農村人,以土地生活,一天到頭靠的就是自家那一畝三分地,就指望著有個好收成,一天到頭也不白忙活,拿地就當是自己心肝寶貝似的,只要不是個懶人奸猾的二流子,一般都是一整天泡在地頭上。

  走在安靜的道上,偶爾見到的人也是除了老人就是孩子,要是這個時候沒有女人的出現,也許剛剛被刺激到的李二彪就不會有事情發生,可惜碰巧的是這個時候卻偏偏出現了一個女人,一個女人之中的女人,一個極品有女人味的女人。

  扭著大屁股,晃著楊柳腰,描眉畫目,臉蛋上香粉拍得厚厚的,顯得臉蛋那叫一個白,香水簡直不要錢的往身上撒,離老遠就能聞到那股子香味,大紅的嘴唇上口紅抹得鮮豔欲滴,穿得更是清涼大膽,夏天里穿的卻是一般只有在城里才能見到的流行紫色連衣裙,白花花的腿就那樣在外面露著,腳上踏著一雙高根涼鞋,上面套著一雙肉色絲襪,V字形的開領讓她前面也露著好大的一塊,薄紗的裙子隱約可以看見里面罩子的痕迹,而配合露出來的帶子,甚至可以知道那罩子還是黑色的,鼓囔囔的兩大塊就那樣墜墜著,也不知道人家是怎麽長,也不知道人家小時候吃的什麽,怎麽就那麽大呢!

  馬翠花,村里非常非常有名的女人,因爲她有一個很顯赫的身份,村長盧大炮的女人,但是這不是最主要的一點,最主要的是她有一個響當當的名號“小村之花”。

  “小村之花”馬翠花長得絕對是水靈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會保養,還會打扮,整日里也不干個什麽活,一雙手保養得那叫一個嫩,身上的皮膚保養得那叫一個白,三十多歲的女人沒有生養過一直保持著完美的身材,用村里老爺們的話來說,那是屁股是屁股,是,渾身上下都是女人啊!

  看見馬翠花從眼前經過,李二彪本就發紅放光的眼睛就更加閃著光芒了,以前看見這個女人他倒是真沒什麽太大的想法,但是看完那帶色的片子后他的思想卻發生了重大的改變,在他眼里,這個女人就跟那片子里放的女人一樣,就那樣強烈地吸引著他,直勾勾地就走了過去。

  馬翠花這會本要去村小賣店買點零食吃,家里的飯也不愛吃,她本就是好吃懶做,自從嫁給村長盧大炮以后就更加有資本不干活了,要不然以她的姿色嫁給那個又矮又醜又不行的家夥干什麽,還不是圖的就是這點享受嗎,看見李二彪迎頭走過來,她一楞,要說這李二彪也算村里的名人,就說那身板那個頭也是獨一號的,更別提人家傳說這小子有著大一號的家夥,少女喜歡的是俊俏的男人,這成熟的女人喜歡的卻是這樣的猛男。

  雙眼閃著奇怪的神色,馬翠花迎上去,膩著聲吃吃道:“二彪子啊,你這是干什麽去啊,眼睛弄得通紅的,是不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了。”

  李二彪直勾勾地眼神情不自禁地就往那女人敏感地方瞄,下意識腦子都是那令人激動的片子畫面,有些結巴地道:“翠花,翠花嬸子,你,你咋在這里呢!”

  笑得更加妩媚了,對于這個二彪子,馬翠花談不上什麽有好感,畢竟兩個人還差著一個輩分,對方還是一個毛都未長全的半大小子,但是想到那個美麗的傳說,她也下意識地有了逗弄他一下的心思,橫了一眼,嬌聲道:“呦,我怎麽就不能在這了,這條路不是你們家的吧,我願意走就走,你還沒回答我呢,眼睛弄得通紅的,是不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一句話弄得李二彪更家火冒三丈,特別是這個女人一副裝嫩的模樣,一副風流的俊俏樣,還有一股股那從未聞過的香水味往鼻子里撲打著,李二彪感覺身體某個部位發生了強烈的變化,有種抑制不住的沖動感,他要征服這個女人,他要……

  “哎,我問你話呢,看什麽看,沒看過女人啊!”做爲一個成熟的女人,馬翠花感覺到了平日里彪乎乎的二彪子有點不對勁,但同時也做爲一個成熟女人,她對這種不對勁不但未害怕,反而有種興奮的感覺,似乎也開始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反而僥有興致地起這個彪乎乎的二彪子了。

第04章 村里的狐狸精

  “翠花嬸子,我,我剛才在鐵柱子家看了那帶色的片子,可帶勁了,要不,要不咱倆也按照那樣比劃比劃!”彪乎乎的二彪子外表也許有點彪,但他可不是傻帽,他也知道見什麽人該說什麽話,要說這個馬翠花在村里的名聲可不太好,都說這個女人長得一副桃花眼,天生就是勾搭男人的狐狸精。

  村里有不少婦女可都將她當做三防對象,防小偷防流氓防馬翠花,而這個小山村里家家基本沒啥值錢的東西,也不怕人來偷,所以這防小偷基本可以排除,至于流氓村里確實有幾個打著光棍的二流子漢子,防他們火力壯上來,喝點小酒耍流氓也是情有可緣的,到是最后一點防馬翠花這幫婦女做得很好,盯得自家老爺們死死的,多家婦女聯手,大家合力,就是不給自家老爺們與這個馬翠花單獨相處的機會,以免被這個狐狸精勾去了魂,你沒看她一天到晚打扮得花枝招展,那香水噴得那叫一個味呀,這樣的女人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公敵。

  所以說馬翠花是很寂寞的,她在村里基本上沒什麽可以說話的人,村里女人拿防流氓一樣防著她,村里男人是不敢與她接觸,一是怕家里的女人,二也是怕她的男人,村長盧大炮,要說在這窮山溝里,一村之長還是很有身份地位的,這也就導致了她總是生活在寂寞當中,無法與那群閑來無事的老娘們盡情地唠嗑,她只能選擇更加往狐狸精的樣子上打扮自己,哼,你們不是說我是狐狸精嗎,我就是要迷死你們家的老爺們,讓他們的眼光就往自己身上瞄,我讓他們比一比,比得你們那幫老爺們全都心猿意馬,看著自家的女人沒了滋味,讓你們那幫老娘們自己在家哭去吧。

  不過今天這個李二彪一番話卻弄得她哭笑不得,她也聽明白了什麽意思,原來這小子是看了帶色的片子看得冒了火,也難怪,一個半大小子,正是青春勃發的時期,看那樣帶勁的片子,是個男的也受不了啊,除非他不是男的,不過看他那雄壯的身子,還有下面都蓬勃發展起來的帳篷,她自己倒有點心猿意馬,臉蛋紅撲撲煞是好看,雙眼水汪汪的似含著萬般的風情,怪不得人家說她長得一雙桃花眼,這眼神可真勾人啊,櫻唇輕吐,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舌頭,蔥白的手指點著李二彪的腦袋道:“我說二彪子啊,你小子敢這樣跟嬸子說話,要是我回家告訴你爹,你爹還不打斷你的腿。”

  渾身打了一個哆嗦,要說他李二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的老爹李老虎啊,他爹李虎脾氣十分暴躁,動不動就不是打就是罵,也是村里唯一的一個當過兵的,在部隊里鍛煉過有著一副好身板和身手,要不是因爲在部隊里打架斗毆,也就不用回這窮山溝里來了,從小到大他沒少挨打,那可是真打啊,皮帶啥的打折好幾根,不過也怪,越打他的身子越壯實,現在長得這樣,也不能不說沒他爹一份功勞,以他如今這個身塊,真要動手,他爹也許真不是個了,但是從小積累下來的威嚴,還是讓他一想到他爹打他就渾身直哆嗦。

  “那個嬸子,要不,要不就當我什麽都沒說好了,那我走了啊!”看著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李二彪吞了一口口水,只是老爹的威嚴讓他不得不想到后果的嚴重,再說這個女人也不好碰,沒聽村里的女人都說了嗎,這個女人就是個狐狸精,電影里演的狐狸精那可是專吸男人的元氣的,別讓他把自己給吸干了,還是到大河里洗個涼水澡吧,渾身濕漉漉的直難受。

  真是個沒膽子的家夥,見自己一句話就將這個小子給嚇得要跑,馬翠花暗暗啐了一聲,把自己瘾頭給勾搭上來了就想跑,沒那麽容易,哼,自家男人盧大炮別看外表長得也是個爺們樣,可辦起事來卻絕對不是個爺們,就他那熊包樣還學著找女人,別以爲隔幾天長鎮里去干什麽她不知道,還不是上鎮里洗頭房里找那些小姐鬼混,你既然找別的女人,那就別怪老娘我找別的男人,呵呵,這個小子既然送上門來了,那有放過的道理。

  “二彪子,怕個什麽呀,嬸子說說而已,你盡管放心好了,嬸子不會跟你爹說的,你不是說在鐵柱子家看了那帶色的片子,可帶勁了嗎,嬸子還真沒看過,要不你跟嬸子說說!”眉目含春,粉臉帶情,想到背著男人去偷人,馬翠花渾身上下也都帶著激動,只感覺身子里有一股熱流在奔騰湧動,蜂擁到下面去,然后就是內里的小褲褲被一股潮氣打得濕濕的,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真的是好帶勁啊!

  “啊!”李二彪一聽這話楞住了,剛才還一副要告訴他爹的樣子,怎麽這會就變了口,不過他的原則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去想,太廢腦子,他直接就去做好了,一把拉住馬翠花的小手,很滑嫩的小手,悶著身道:“光說有什麽意思,要不咱們還是親自比劃比劃好了,我可是學了不少招數的。”

  馬翠花的心都飛了,不過還是很好地把握住了自己,一拳頭打在二彪子的身上,渾身上下都是肌肉,她這一拳打上去也沒個效果,反而弄得她手生痛,想抽出自己的手,也沒辦法抽出來,氣得她哼聲道:“你個混小子快松開手,這里人來人往的,讓人看見傳到你爹耳朵里就完了,走,找個沒人地方,再跟嬸子比劃你的招數。”

  李二彪呵呵一笑,他忙松開自己的大手,小心地看了看周圍,還好這個時間也沒啥人,就是幾只雞在那扒著食,幾只土狗在那追逐咬著骨頭,努力挺著身子,下面漲得確實難受,他哼哧著道:“那快走吧,要不去村東頭那片林子,那里沒人去。”

第05章 老林子里的春光

  村東頭一片林子,土生土長的老林子,里面樹木茂密,各種各樣的樹木遮天蓋日,不時還有野獸出沒,長蟲啊,小型獸類啊,據有的村民講里面還有黃鼠狼、狐狸、野豬一類的東西,所以很危險,村里人一般也都不來這里,倒是李二彪膽子很大,因爲離家比較近,他在家呆著悶了,就鑽進林子里,有的時候運氣好還能整的點野物改善改善口味,后來他在這里還認識了一個老獵手,跟著學習打獵的技巧,獵東西的本事那絕對是村子里首屈一指的好手,他有的時候收入比他老子整點果樹啥的還要高。

  就因爲對這片老林子的熟悉,所以二彪子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將馬翠花帶到老林子里去,那里一般人是不敢進的,往林子里一鑽,去個幾百上千個人也找不到蹤影,確實是一個偷歡的好地方。

  馬翠花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麽了,被一個半大小子一忽悠就跟著鑽進了山林子,看著前面晃悠的龐大身軀,她的目光不禁有些癡了,作爲一個女人,她渴望得到一個真正的男人,想到這里,她覺得自己的做法是對的,想到那雄壯的身子就要壓在自己身上,她的雙腿酥軟無力,下面不知不覺又被打濕了一大片。

  “嬸子,快點走啊,我知道有個地方特別隱秘,保管沒人可以找到。”邁著大長腿,李二彪走在山林里真是如魚得水。

  但是穿著高根涼鞋,紫色連衣裙的馬翠花卻不時被腳下樹根和一旁的樹枝刮的走不了多快,索性停住了腳步,忽閃忽閃著大眼睛,喘著香氣道:“我說二彪子,你說的地方到底有多遠,我可走不動了,要走你自己走吧!”

  李二彪無奈地停下了腳步,這才剛剛進了林子啊,不過回頭看見那妩媚的風流樣,他的心頓時沒了怨氣,卻是升起一股滔天火焰之情,大踏步走了上來,一伸大手道:“要不我抱著你走吧!”

  看著那蒲扇大的手,馬翠花又急又笑的,“我說你這個二彪子,是不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呀,要是你真抱了我,是不是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李二彪一怔,但隨即裂著大嘴笑了,哼哧著道:“對頭,翠花嬸子,我還就是想讓你做我的女人,來吧,我抱著你!”

  說罷,也不由分說,一雙大手直接就上去了,從正面摟著馬翠花的楊柳細腰,略一使勁,就將她抱在自己懷里,鋪天蓋地的香氣就往鼻子里鑽,弄得他使勁聞了聞,提著鼻子道:“翠花嬸子,你整的啥香水啊,這味也太大了吧,在這林子里可小心一點,一般野獸都對味道特別敏感,別一下子跑出來咬著你!”

  縮了縮身子,雖說生長在山村里,可從小長得就天生麗質,有著這個天賦本錢,馬翠花倒是沒吃過什麽苦,嫁給村長盧大炮以后,更是由于對方滿足不了她的要求而變得有些怕她,變得對她千依百順,所以她一聽這里有什麽野獸,女人天生膽小的她頓時有點害怕了,但靠在那寬闊的胸膛里,盡管知道對方不過是一個半大小子,她依舊感覺到了一種安全感,這在她自己家男人身上是永遠也無法感覺到的,就那樣紅著臉吃吃道:“嬸子可就把自己全交給你了,二彪子,你可得對嬸子好點啊!”

  摟著那真實的女人身子,李二彪這會兒滿腦子都是剛才帶色片子里的激情畫面,想到一會兒就要照著里面的東西弄,他的心情高興得要飛起來,他也不知道爲什麽會有這種感覺,不過在他簡單的腦子里,他十分喜歡這種感覺,嘿嘿笑著,大手一拍馬翠花肥美不失肉感的屁股,嗷嗷拍著道:“翠花嬸子放心好了,別看我李二彪長得凶悍,可是我從來不欺負女人,只會保護女人。”

  被那大手一拍,馬翠花的心似要被拍出來,憋著一張紅撲撲地臉,沒好氣地啐了一聲,狠狠地道:“你輕著點,嬸子可不經拍,你以爲跟你打架呢,告訴你,一會兒要聽嬸子的,你個小子別急三火四的一通亂搗鼓,然后又不行了,哼,這次你要不把嬸子給侍侯好了,下次說什麽我也不跟你出來,知不知道!”

  耷了個腦袋,李二彪也不知道爲什麽在這個女人面前還真有點放不開,這可不像他二彪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啊,***,誰怕誰啊,貓著腰,扒拉著樹叉子,嘴里哼哼著道:“我李二彪干什麽都是最厲害的,嬸子,你就放心好了。”

  馬翠花又好氣又好笑,她知道這個小子未經曆過男女之間的事情,肯定還不知道這里面具體的內容,也不知道她話里包含的意思,只是一個發情的小毛驢子,被那帶色的子刺激到了,他也知道找女人,但是他不知道如果沒有天賦的本錢,不能讓女人得到滿足,他自己滿足了又如何能找到好女人,不過想到他那個地方那麽大的個,心里又抱著巨大的希望,那麽的個頭,不會那麽遜色吧,再說半大小子火力也旺盛,即便發揮個一半威力,起碼也比自家老爺們那半死不活的地方強,想到害羞的地方,她也不禁紅了臉,要說她雖說不是正經的女人,可也不是不正經的女人,跟了盧大炮以后風評是差了點,可是也沒做過見不得人的事,也就是以前處過幾次對象,見識了幾個男人,結完婚以后她是老實本分了不少,一個小山村里可架不住背后一幫長舌婦說三道四,她只能苦苦忍耐著,可今天真是鬼迷心竅,讓一個半大小子給糊弄上山鑽林子,來就來了,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到地方沒啊,聽說這林子里有野獸啥的,你可別害你嬸子啊!”

  “嬸子,你就放心好了,這里我常來,熟悉得很,馬上就到,那地方包管沒人找得到!”

  “要不隨便找個地方算了,這林子沒人會來的。”

  “也沒離多遠,這片離村里近,有的人還是會來弄點野物的,不過我找的地方可是沒人敢去的。”

  兩個人悄悄唠著嗑,鑽在這老林子里,然后慢慢消失在老林子里。

第06章 春色滿山坡

  “二彪子,你輕著一點,別弄壞我的裙子,你讓我怎麽回去啊,你猴急個什麽,哎,你別直接扒著啊!”

  “翠花嬸子,你就先讓我看一看,先看一看,那個,那個我真沒見過,我就先看一看!”

  “你個小壞蛋,你得等我脫掉裙子啊!”

  “哎呀,那用那麽麻煩,隨便找個樹哪兒一靠,你叉開腿不就得了?”

  “哈哈,人家都說離了婚的女人急,沒想到你一個小夥子也猴急猴急的。”

  “我,啊,我,真的很急!”

  山清水秀,四周鳥語花香,山林子的深處,有這麽一處向陽的緩坡,長滿了茂密的蒿草和矮壯的灌木,從這里可以清楚看清四周圍的景象,一眼望去,山連著山,就連遠處那小山村也依稀在那隱約可見,而因爲有蒿草和灌木的遮擋,不到近處根本看不清坡上的情景。

  一到這個地方,馬翠花就喜歡上了,真是一處天爲被地爲床偷人的好地方,別人看不見,你能看見別人,要是遠處一來人,在這個視野開闊的地方就能看見,而且四周還有遮擋物,太滿意,不過她還在這感歎的時候,那邊李二彪卻有些等不及了,剛才急著抱女人趕路還沒感覺,這一停下來,接觸著的是女人的身子,聞的是女人的香味,一個血氣方剛又受到帶色片子刺激的半大小子是猙獰可怕的,直接伸手就要行那不軌之舉。

  雖說是過來的女人,可是畢竟女人都是要扭捏一點,要不然不是太不值錢了嗎,所以馬翠花還是小小反抗了一下,小小掙扎了一番,不過很顯然它這個小把戲對付李二彪這個彪小子不太適用,不見這個小子眼都紅了,直接就上了手。

  橫嗔了他一眼,女人風情對付一個毛頭小子還不是十拿九穩,哼著聲道:“好了,急個什麽,嬸子馬上就是你的了,你先把這里收拾收拾,弄點草鋪軟乎一點,把你衣服脫了,往這里墊一下,要不然多髒啊,真的是,等我把裙子也脫了,要不然一會兒弄褶皺了,我還怎麽回村里啊,一看就知道沒干好事,讓盧大炮知道了,他不扒了你小子的皮。”

  揮舞著粗大的拳頭,李二彪毫不在乎裂著嘴悶哼道:“就盧大炮那體格,我一個人讓他十個,還扒我的皮,惹急了我,我堵住他往死了揍!”

  差點忘了這個小子就是個彪小子,虎了吧唧的也不知道什麽叫害怕,要是弄大了也許他真敢這麽干,不過這顯然不是她想看到,偷吃是一方面,處理好偷吃也是一方面,跟著盧大炮雖說不能滿足生理上的需要,可是能滿足精神上的需要啊,跟著這個小子難道能吃好的穿好的啊,所以千萬不能讓盧大炮知道這件事情,把臉一板,嚇唬著道:“我說你小子就是個彪小子,這種事情能隨便亂咋呼嗎,難道你不知道這種事情傳出去多難聽,要是讓你爹知道了,還有臉在村里呆嗎,你是不怕盧大炮,你爹難道不害怕,不爲你自己著想,難道不爲你爹著想,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和別人說,誰也不行,知道嗎?”

  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李二彪呵呵一笑道:“嬸子,我知道,你還當我真彪啊,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還想和你繼續做下去,是不是!”

  馬翠花也樂了,她也知道眼前這個小子彪是彪點,但不傻,這也是爲什麽她會跟著他上山來,蹲子,也是一樂道:“來,讓我我看看你這東西到底有多大,村里的人可是一直都是傳說,據說你小子小的時候就與衆不同,長大以后更是不得了,讓一幫大爺們都有要死的心,村里那幫如狼似虎的婦女可都是惦記著你,我只知道大,可還沒見過呢。”

  絲毫不覺得羞愧,反而覺得是很光榮的事情,二彪子將身子一挺,洋洋得意地道:“大不大的我說了不算,沒有親身實踐就不能說出來嗎,你自己可以親身實踐一下。”

  吃吃一陣蕩笑,馬翠花倒小瞧了這個二彪子,以前也就覺得他是一個彪小子,那知道現在倒還挺有男人味道的,還知道調戲人,既然他讓摸,那自然也不客氣,她又不是黃花大閨女,不敢下手,素手一抓,直接就握了個正著,啊,真是好大的個啊!

  一直撐著鼓脹脹的東西讓那小手一觸摸更加要跳出來,幾乎是吼叫著,李二彪猛地將身下蹲著的馬翠花給頂倒,低吼一聲道:“嬸子,給我,給我,快給我!”

  馬翠花剛才一上手就是一驚,因爲她感受到了什麽叫“大”這個字,以前她也有幾個男人,可是與這個比起來,一個是小孩子的玩意,一個才是真正大人的玩意,水汪汪桃花眼眨巴著春情,也顧不得身上髒了,因爲她這一摸也摸出了感覺,迫不及待地解開裙子,套頭的連衣裙從底下就脫了下去,然后一具白花花的女人身子就那樣閃耀在陽光的照射下。

  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口水,黑色罩子配黑色小褲子,很勾人眼球的那一種,要說這個馬翠花也是三十歲的人了,但保養得確實不錯,皮膚也嫩白一片,很有味道,該大的地方絕對大,該小的地方絕對小,該凸的地方絕對凸,該凹的地方也絕對凹,直接甩開了褲子,撲騰騰一杆超級大槍就那樣殺了出來,這下直面觀察就更加有震撼力了,二彪子咬牙切齒地道:“翠花嬸子,我來了!”

  馬翠花也媚眼如絲,吐著芳香道:“來吧,來吧,就讓我真正嘗試一下女人的滋味吧,就是死了,我也值得了。”

第07章 都是女人惹的禍

  干柴勾動烈火,一點就著,星星之火,馬上就要燎原到熊熊大火,可就在這個時候,意外出現了!

  好巧不巧,一只大馬蜂子不知道從什麽地方鑽了出來,也許是被兩個人破壞了它的居住場所,也許是受到了什麽刺激,還是這只大馬蜂子就是個母的,看見了大家夥也想來嘗嘗滋味,反正就是不要命地沖上來,目標就是那撲騰騰散發著高溫的男人東西。

  說時遲那時快,熊熊烈火燃燒沸騰的李二彪根本就沒留意到馬蜂子的瞄準目標,此刻他的心神都集中在馬翠花那肥美滋味的身子上,他的一只手已經觸碰到了她的罩子帶子,另一只也觸碰到了下面僅僅一小塊布頭的黑色小褲子,當就要上下其手一齊用力逞那無邊威風的時候,一根針狠狠地扎在了他的那個啥上,很準,很狠,很要命啊!

  一聲慘叫,幾乎是響徹天地,命根子被毒馬蜂這麽一蟄,是個人都受不了啊,那個地方可是男人最薄弱的地方,跳著腳捂著家夥在蹦達啊,而他那個地方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紅腫漲大起來,本來就大,這一下可就更大了,大得讓人瞠目結舌。

  本來已經做好享受的準備了,當變故突然發生的時候,馬翠花也被驚呆了,這是怎麽了,這到底是怎麽了,什麽時候鑽出來的馬蜂子,又是爲什麽偏偏去蟄他那個地方啊,想去安慰一下,可是看著李二彪跳腳嗷嗷狼嚎的樣子,再看那個地方的傷勢,她也渾身打了一個哆嗦,幸虧是蟄他那個地方,要是蟄自己的那個地方,起不是瞬間紅腫成一個大饅頭嗎,還是開口的,嚇死人了,看來這野外偷人是不能干的,這深山老林子,野蜂子有都是,下次可不能來了,不過看這小子的樣子,下次估計來了也不行了,馬蜂子都是帶毒的,最嚴重時可以導致昏迷甚至死亡,他那個地方被蟄了以后估計好了以后也都報廢了,可惜了那麽一個好大的家夥啊!

  她這邊感慨萬千,那邊李二彪卻是痛到忍受不了,那麽魁梧的一條漢子,痛的居然流眼淚了,那是著痛啊,罪魁禍首在第一時間就被他殺死,但是痛苦已經造成了,他恨自己干嗎鬼迷心竅地看那個什麽帶色的片子,又鬼迷心竅地帶這個狐狸精上山來,真是禍水呀,怪不得村里的女人們都說這個女人招惹不得,我這還沒碰呢,就先沒了半條命,我的寶貝啊,我的兄弟啊,你可千萬要挺住啊!

  事情就是那麽一個經過,在李二彪心里已經恨上了那個馬翠花,準備好了以后的報複,彪子他娘可不知道她的好兒子心里頭的想法,還當他是一個小孩子一樣,一邊輕柔柔地用涼水沖刷著那個男人的家夥,一邊唠叨道:“好了,別叫喚了,你爹去給你買好吃的了,一會兒吃點好吃的就好了。”

  李二彪龇牙咧嘴地道:“娘,爹他沒要打我吧,他要是再打我,下次我可真要還手了,哼,小時候我打過他,現在要是真動上手,指不定誰把誰打趴下呢!”

  “你個混小子,那有兒子跟爹打架的,再這樣說,娘可生氣了!”別看彪子他娘平時很寵著二彪子,但從內心里二彪子卻很尊重他娘,比他那個老打他的爹還要尊重,他知道誰才是真心對他好的,別看他彪,可他心眼可不少。

  二彪子連忙裂著大嘴笑道:“娘,我就說說嗎,你還真當真了,放心好了,下次他李虎在打我,我就讓他打好了,不過要是真打狠了,我就跑,這可不比小時候,他追不上我!”

  彪子他娘也笑了,對于自己這個彪兒子,她雖是農村婦女,大字不識幾個,可也懂得如何教育好兒子,咱腦瓜不好使,但咱可不是壞人,又洗了洗,才道:“好了,不能老洗,你先忍耐著點,這麽大小夥子了,這麽大個頭,也是個男人了,別動不動就直叫喚,我去作飯,你妹放假今天回來,晚上娘做點好吃的給你們吃!”

  “啊,三丫今天回來啊,要不是我這樣我去接他啊,別路上碰到壞人!”

  “這大白天的那來的壞人,你這樣還能出去啊,炕上躺著,我去作飯,你爹一會兒就回來,好吃的來了你就不痛了!”

  “娘,不嘛,我痛著難受,要不你再給我摸摸,你摸著我就不痛了!”

  “你個彪小子,都多大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要是擱在以前,你都是有媳婦的人了,還讓娘給你摸。”

  多大的孩子在娘的眼里都是小孩子,雖說二彪子身體各個部位,特別是那個部位都已經發育成成人了,但在他娘的眼里還是那個吃她奶的小孩子,雖說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麽大孩子,但絕對不是有別的想法,再說兒子都這樣了,她也不能拒絕,只能哼了一聲道:“好了,你這個彪小子,看你以后娶了媳婦怎麽辦,娘再給你摸摸!”

  呵呵,二彪子得意地笑了,他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就屬他娘對他最好,等他娘坐那,一把摟住他娘,狠狠照著臉蛋親了一口道:“娘,我老愛你了!”

  彪子他娘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這個彪小子,心里卻是一陣欣慰,兒子大了,當娘的心也放下了,以前還擔心這個彪小子,但現在看來,自己家的彪小子還是不錯的,不過轉念她又擔心起這個男人的玩意讓馬蜂子給蟄了之后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了,要是給蟄壞了不能用了,拿以后可怎麽娶媳婦,怎麽給老李家傳宗接代,然后她又擔心上了,摸摸這摸摸那,上摸摸下摸摸,這玩意到底還好不好使啊!

第08章 小妹李三丫

  “二哥,我回來了!”甜甜的叫聲很好聽,一聽就是女孩子的聲音。

  正無聊地躺在炕上,二彪子聽見聲音一骨溜地坐了起來,也顧不得那個地方的疼痛,高興地叫道:“三丫,你可回來了,二哥想死你了!”

  這時從門外閃進來一個如水的女孩子,修長身材,在女子當中絕對是高個了,淨量起碼有個一米七,老李家遺傳基因好,李虎個子就高,彪子他娘也不算矮,家里三個孩子一個比一個高,這個女孩子不但個頭高,人也長得漂亮,梳著一條辮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有著少女的清純,整個一個天仙般的人物。

  他們村大多是李姓人家,所以就叫李家村,而李家村又背靠大山,坐落在大山深處,因此交通很是不便,生活條件也很艱苦,但富有富的好處,苦有苦的好處,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好山好水才能養出好女人,這李家村就是個出美女的地方,自古如此,也不知道是這里的水好還是這里的地形好,反正就是美女層出不窮。

  就說這老李家,一共有三個孩子,大女兒李大鳳嫁到隔壁領村胡家村,那也是遠近聞名的美人坯子,只是命運不太好,嫁過去的那家人家婆婆很是刁蠻,家里的男人也不是個好東西,成日里不是打就是罵的,爲此李二彪還曾去過一次,憑借著他剽悍的身材,憑借著他彪傻的氣質,一把菜刀扔過去,威脅著要宰了人家全家,才稍微改變了大姐的處境,不過也許是家里的原因,生性好強好面子的大姐也不怎麽回娘家。

  老二就是李二彪,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至于老三就是比他小上一歲的妹妹李三丫,提起李三丫不得不感歎世事無償,一個爹一個娘生出來的孩子卻是天壤之別,二彪子是缺了心眼,這個三丫頭就是多了個心眼,不但人長得漂亮,還精明能干,很是聰明,當年二彪子初中畢業是全學校倒數第一,而這個李三丫去年初中畢業是全校正數第一,目前在鎮上上高中一年級,用李虎的話說,雖說是個丫頭,但也要將她供出去。

  “二哥,聽說你受傷了,快讓我看看!”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走了進來,穿著學校的校服卻掩蓋不住美麗的身材,女孩子都是先發育的,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基本上就完全發育全了,女人該有的地方都有,何況她還發育得比一般女人還要發育完全。

  二彪子一聽有些紅了臉,緊緊捂著被子不肯讓三丫看,本來以前他還是不太懂得男女事情的,可是經過這樣一個事情鬧騰,他的那顆本來懵懂的心被催動起來,臉紅紅地,很扭捏地搖著頭,別看剛才給他娘弄不尴尬,可給小妹看他還有點不好意思,盡管兩個人小時候都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的。

  “別,別過來,我光著屁股呢!”

  “哈哈,二哥,你還害羞啊!”銀鈴般的笑聲,李三丫別看在外面是精明聰明,可在自己二哥面前就是一個未長大的小丫頭,二哥對她最好,她也對二哥最好,吃聲道:“你都忘了以前上廁所都是我幫你擦屁股的,你都忘了以前洗澡都是我幫你擦身子的,你都忘了以前我怕黑都是你摟我睡的,現在倒是知道害羞了。”

  二彪子的老臉更紅了,好處讓自己小妹一說他好處有啥不好的想法似的,他可不能太混帳,對面可是他親妹妹,他雖彪,可不傻,親妹妹他怕個什麽勁,將被子一掀,露出那紅腫之處,悶著聲道:“好了,讓你看了,讓馬蜂子給蟄了一下,痛死我了!”

  眨巴著眼睛,嘴上說得漂亮,但李三丫還是心下有些惴惴,畢竟她是大姑娘了,女孩子心思先成熟,她也什麽事情也都懂得不少,學校里可是有不少男孩子在追她,看見那碩大紅腫的家夥,盡管是以前看過,但這會再看卻有了不同的感覺,臉蛋紅撲撲的好似成熟的紅櫻桃,有心不看吧,但這個是她親哥哥,沒什麽大不了的,看見那嚇人的東西,她不但未害怕,反而心痛了起來,輕輕伸出纖手,溫柔地摸著,眼淚在眼圈里滾動著道:“二哥,你沒什麽大事吧!”

  “啊!”幾乎是悶哼一聲,李二彪的臉色更紅了,因爲讓那一雙小手摸著更加地舒服,不比在娘的手里差勁,而且看見小妹又要哭了,他頓時就慌了,他可就見不得女人哭,支吾著道:“沒,沒事,三丫,等二哥好了給你進林子抓只野兔子改善改善生活,嘿嘿,運氣好再弄只野雞、草蛇啥的不哭,不哭啊,笑一個,笑一個了,整得我都覺得我自己得啥絕症似的。”

  “撲哧”一笑,但馬上就覺得不對,小嘴一撅,李三丫氣著道:“我才不吃草蛇呢,多惡心啊!”

  趁著她生氣的空隙,李二彪小心地拽回自己的家夥,可不能這樣下去,要是讓人發現多難爲情,他可是一個大男人,噴著氣道:“草蛇肉才是最香的,你就是沒有口福,好了,不吃就不吃,那我只打野兔子和野雞好了。”

  李三丫吃吃一笑,道:“那就謝謝二哥了!”

  門簾一挑,彪子他娘探著頭叫道:“好了,三丫頭,別逗你二哥,去看看你爹怎麽還沒回來,去讓他給二彪子買點好吃,這都去多長時間了,別是又偷著買酒喝了吧,你去小賣店看看。”

  答應一聲,李三丫沖李二彪一笑,媚絲絲地道:“二哥,那我去了,晚上咱倆睡一個屋,我好好跟你唠唠我學校的事情,可好玩了!”

  李二彪懶洋洋地躺在炕上,

  在想著發生的事情,爲什麽男人和女人會不一樣呢,爲什麽片子里演的那件事情會那樣美妙呢,不過想著想著他的腦袋就迷糊了,以他的頭腦大概還想不通這里面的事情,算了,不去想了,反正也整不明白,可惜和那馬翠花還沒干到事情就讓馬蜂子給蟄了,等好了以后的,一定再去找那女人報仇,恩,一定不能放過她,其實村里還有幾個不孬的女人,要不也去試驗試驗那種滋味,青春期的李二彪正陷入青春勃發的狂放時期。

第09章 兄妹之間的“親情”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二彪子他爹果然是又拿著錢買酒偷著喝了,別看他長得五大長粗,脾氣暴躁,可是在自己媳婦面前卻是少了幾分暴躁之氣,縮在那里不敢說話,誰讓他理虧,彪子他娘倒是好好發揮了一頓她的口才,這一頓飯就聽她任何如何教訓自家男人了。

  他們家本來就很窮困,家里的房子也是蓋了好多年,還是青瓦房,屋子只有兩間,以前是大人住一間,孩子住一間,而李三丫又在鎮上上學,只有放假才回家住,所以一向是李二彪自己住一間,這下三丫回來了,兩個人也住一個炕,親兄妹也沒那麽多顧忌,雖說孩子有點大了,但兩個大人也沒往別的地方想,只是二彪子卻滿腦子有了壞思想,以前是懵懂無知,可自打看了那帶色的片子,他腦子里思想複雜多了,那樣片子真是害人不淺啊!

  “二哥,你動彈不方便,要不我幫你洗洗吧!”俏生生地站在眼前,剛剛洗浴過的小丫頭如此青春活力,似乎一夜之間,這個小丫頭長大了,變得越來越像是小美人了,她穿的是晚上睡覺穿的碎花襯衣襯褲,很朴素的,這套衣服都穿了好多年了,二彪子印象中還是自己上中學的時候買的呢,不過簡朴的衣裳,非但沒有掩蓋她的聰慧美麗,反而將她襯托得亭亭玉立,窈窕動人,女人該有的地方她可都有了,真是長大了啊。

  只見她細而直的秀氣柳眉,長而卷翹的烏黑睫毛,使她那夢幻般妩媚動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靈秀清純之氣,也更加突出她的聰明伶俐,溫婉可愛。嬌翹的小瑤鼻秀氣挺直,鮮豔欲滴,紅潤的香唇,勾勒出一只的櫻桃小嘴兒,線條柔和流暢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極。

  二彪子看了一眼就不看再看下去了,縮著腦袋,悶著聲道:“不,不用了,我不用洗。”

  李三丫抿著小嘴,皺著小鼻子,笑著說道:“哎呀,你個懶蛋的,一天不洗洗頭洗洗腳多難受,別弄的整個被窩都是你的臭腳丫子味,不用你動,我幫你洗了。”說著,從外面端進來一個水盆,里面盛著半盆溫水,那是白天曬的,晚上還溫乎著呢!

  兄妹倆的感情那是最好的,以前二彪子懶的動彈的時候就欺負自己妹妹幫自己洗頭洗腳,不過三丫頭欺負哥哥幫自己弄好吃的,干點什麽活也是痛快,兩個人跟一個人似的,由于那個地方紅腫的厲害,二彪子也沒穿個褲衩子,只是上半身套了個背心,沒奈何挪著身子伸出腳道:“洗頭太費勁了,要不你幫哥洗洗腳好了。”

  嬌嗔了對方,不過李三丫卻沒有不答應,而是端著水盆走過去,放在炕邊上,然后將二彪子的大腳拿下去,輕輕放進水盆里,用自己的素素小纖手,揉搓著大腳,嘴上道:“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就不洗腳了。”

  那一雙大腳讓柔柔的水這麽一浸泡好舒服,水溫不涼不熱,還有人專門侍侯著,皇帝的日子啊,就這生活給個皇帝也不換,二彪子眯縫著一雙眼睛,摸著頭呵呵道:“想洗就洗了,不想洗就不洗了,反正我自己聞不見自己臭腳,三丫啊,你說你對哥這麽好,哥以后要是找個媳婦沒你好該怎麽辦啊?”

  沒來由地心頭一痛,但李三丫還是沒好氣地一笑,橫嗔了一眼,嬌聲道:“討厭了,二哥就知道欺負三丫,娘不是說了嗎,等你以后找了媳婦,有媳婦侍侯著你,你才不會念著娘和我的好呢,不過呢,我看二哥最好找個厲害一點的嫂子,整天管著你,讓你還成天不洗腳,成天出去打架,就知道在家干活,累死你個大牛。”

  李二彪笑了,李三丫也笑了,不過當李二彪不經意地睜開眼睛,卻看見蹲在地下給他洗腳的李三丫無意中上半身暴露出來的風光,卻明顯一征,笑聲嘎然而止,以前怎麽沒注意,什麽時候長成這麽大了,那半圓形白白嫩嫩的峰巒起伏,透過襯衣領子,已經看到白色罩子的露出來,這都穿這玩意了,真的不在是小時候的丫頭了。

  當笑聲嘎然而止的時候李三丫一楞,隨著對方的眼神她看到自己露出來的地方,面皮頓時一紅,但心里卻不是很惱怒,反而很有點高興的意思,一向彪乎乎什麽男女之間也不知道的二哥這次好象開了一個竅,有點不那麽彪乎乎了,拔長了聲音道:“二哥,你看什麽呢,小時候又不是沒看過,討厭了!”

  嘴角不由自主地做了一個吞口水的動作,李二彪笑著道:“小時候沒這麽大啊,怎麽好象一夜之間就長這麽大了,三丫頭,你能脫光了讓我好好看看嗎?”

  “才不呢,哎呀,你討厭死了,女孩子不能讓男孩子輕易看到自己身子的!”李三丫很正色地道。

  “我是你哥了,小的時候可是我們光著腚子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的,要不,就看一眼了,看看跟別人有啥不一樣的。”李二彪很是堅持,跟自己妹妹之間他一向是有啥說啥的。

  “好啊,你還看過別的女人,我跟咱爹咱娘說去,哼,你個大壞蛋!”不過一聽這話李三丫倒發了飙。

  一把拽住三丫頭,差點沒把腳下的水盆弄翻,李二彪悶著聲道:“別去,我就是在鐵柱子家放的帶色片子里看的,真的,真沒沒看過別人的,所以才想看你的嗎?”他沒敢把看過馬翠花那白花花的的事情說出來,不知道爲什麽,他就是不想說出來,怕三丫頭聽了傷心。

  帶色的片子,一聽這話李三丫瞬間明白這次爲什麽自己這個彪二哥爲什麽腦子開竅了,想到那里面的羞人之處,她不由得紅了臉,哼聲地來了一句,“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不給你洗腳了,睡覺!”

第10章 與村長盧大炮的交鋒

第二天一大早,李三丫就自己走了,李二彪有些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惹的這個小丫頭,不給看就不給看嗎,又不是外人,哥看看也給看,真是的,還生氣了,以后不跟你好了,二彪子心里恨恨地想著。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著,讓馬蜂子蟄的地方也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整天呆在炕上,無聊的讓二彪子幾乎要瘋掉,什麽時候在家這麽呆著,他可是成天不著家的,隨著紅腫慢慢消下去,露出本來的面目,彪子他娘的心也懸了起來,最擔心的兒子的這個東西還能不能好,要是沒了男人功能,以后可怎麽辦,村里那些嚼舌根的人可都說讓馬蜂子蟄了那東西可就廢了呢!

  “彪子他爹,你說二彪子那東西還好不好使啊,可別真讓村里人說的真廢了吧!”實在忍不住,彪子他娘和彪子他爹認真商量著。

  “這個,我怎麽知道啊,他一個大小子我也怎麽去跟他說,要不,要不你去問問!”彪子他爹也是爲自己兒子能否傳宗接代的事情鬧心,老李家可是三輩單傳,可不能到了他兒子這一代就傳不下去了,到時候他怎麽面對列祖列宗啊,農村里,這種封建思想還是很頑固的,兒子是自己家的,女兒是別人家的,這樣的老思想不能說到每一個人的心里,但是起碼大多數人還都是這樣的想法。

  彪子他娘也有點爲難,這種事情怎麽好去做,也沒辦法去試驗,她小聲地道:“這個,這個我這個當娘的也不好說啊,也沒處個女朋友,要不,要不給他找個女朋友試驗試驗!”

  “你個鬼主意,那小子才多大了,再說試驗試驗,說的輕巧,要是試驗出個孩子出來,你讓我的臉在村里往那擱,別鬼扯你的主意了。”彪子他爹將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全面否認了自己婆娘的話。

  別看彪子他娘對待兒子很溫柔,可對待自己男人卻很是有力度,直接道:“我出的鬼主意,那你說怎麽辦,反正是你老李家傳宗接代,好不好使也是你老李家的事,我不管了!”

  李二彪可不管他爹他娘正琢磨他的事情,他正琢磨著自己的事情呢,這傷也好了,他也呆不住了,就想往外邊跑,另外他可是下著狠心要報仇呢,那個馬翠花,那個女人,他出事以后就直接跑了,連個頭也不露,也太不地道了吧,這個仇他是鐵定要報的,不然也不是他二彪子的性格。

  走在村里的路上,李二彪真是精神氣爽,斗志昂揚啊,還是出來走一走好啊,正好迎面走上來村長盧大炮,這小子矮胖的身材,長得是腦袋小鼻子小眼睛小,一張嘴倒還挺大,臉蛋永遠是紅光滿面,這叫嘴大吃八方,村長在村里也算是頭面人物,上面有招待,下面有招待,自然是吃得多吃得好了,一看李二彪,盧大炮笑地道:“二彪子啊,怎麽樣,你的傷好了嗎,呵呵,正好有個事,咱村最近從東山那麽下來幾頭野豬老來禍害莊稼,你小子不是對付野獸有一套嗎,爲民除害的事可全靠你了。”

  不知道爲什麽看見盧大炮就想到他的婆娘馬翠花,想到馬翠花李二彪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兩手一攤,道:“那個盧村長,你看我這剛好,那還有力氣抓什麽野豬啊,咱村又不是我一個人,你找別人去吧!”

  盧大炮一怔,要說村里捕獵的好手還真沒幾個,這年頭隨著野獸的越來越少,純粹的獵手可是根本吃不飽飯的,這李二彪從小倒是好這個,仗著個頭大力氣大,沒事就往東山那片林子里轉悠,也就他膽大敢往里面鑽,還總能打到獵物,所以這也野豬事情,他首先想到就是這個彪小子,但現在這彪小子卻不給他面子,好歹他也是村長,將臉一沈,大聲道:“我說二彪子,怎麽我盧大炮說話不好使怎麽著,就這麽辦了,我還有事,野豬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要說村長那還是有官威的,在這小山村里不說一言九鼎,那也是說一不二,李家村本李姓居多,可楞是讓他一個外姓當了村長,也可見他有點手段,但這對付一般人好使,對付二彪子卻不好使,彪脾氣一犯,他可不管你是誰,把眼睛一瞪,眉毛都立起來,毫不示弱地道:“怎麽著,盧大炮,我說不行就不行,你還硬指派啊,惹火了我,拆你家房子,哼!”

  大搖大擺地走了,二彪子除了他老子可是誰也不怕的,你家那婆娘不是個東西,你也不是個東西,我才不管呢,他這一犯橫,盧大炮卻是目瞪口呆,但這個彪小子他還真不敢當衆惹火了他,村里,包括外村里不少人可都挨過他的打,仗著人高力氣大,脾氣彪打架不要命,這小子在十里八村的就是橫著走,臉色變得相當難看,眼睛要噴出火來,可是楞是沒敢說出狠話來,只能恨聲道:“好,你小子給我等著,整不了你我就不是盧大炮,我找你老子算帳去!”

第11章 干娘胡美花

  李二彪絲毫沒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回事,頂得盧大炮連話都不敢說,他的心情更加好了起來,大搖大擺地橫行,村里人,包括那些長舌婦雖然背地里說他那個東西不行了,可是真要當面說誰都不敢,楞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這彪小子發起飙來那就是不要命的主,誰犯得著惹他啊!

  “二彪子,你怎麽在這里啊!”很甜美的聲音,聲音的主人也是很美麗的一個人,一個中年婦人,打扮得很朴素,可是朴素中卻透著妩媚,淺綠色的衫子怎麽也掩飾不住內里的風情,最明顯的就是挺著的兩個不是一般的大,不但大而且還特別挺,有的女人到了一定年紀也很大,但往往是沒了緊成,下垂得厲害,就跟個癟下去的布袋子,讓人倒了胃口,但眼前這個明顯是很大的同時又保持得很挺,微微還往上翹,真不知道這個怎麽長得,難道地球吸引力在她身上就沒有體現出來,一大把年紀了還是這樣跟個二八小姑娘似的,不但這個有特點,她的身材也很是不錯,個頭在女子當中也算中等,長發頭盤在腦袋上,看面貌,柳葉彎眉櫻桃口,臉蛋鼻子挺拔,很典型的中國女人形象,是一個很成熟很穩重,又很賢惠的女人,但是在男人的眼中,這是一個很有味道,很有滋味的女人。

  “干娘,你怎麽在這里啊!”李二彪的話里很高興,因爲眼前這個中年婦人是他小時候認的干娘胡美花。

  胡美花,離著李家村不遠胡家村的人,兩個村因爲距離近,所以聯姻的比較多,與二彪子他娘都是一個村的,這兩個女人從小就是好朋友,一起長大的閨中好友,又一起嫁到李家村來,所以兩家也因此處的很好,這個胡美花可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與那馬翠花當年號稱村里兩朵花,不過這幾年來,馬翠花因爲打扮和村長媳婦得原因愈發不可一世,她則因爲家庭的原因漸漸有些沈寂,但不可否認,要是真論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女人眼中的公敵狐狸精馬翠花還真不如這個看起來賢惠本分的胡美花。

  同比彪子他娘嫁給的李虎,雖說脾氣暴躁了一點,但起碼是個能干活能有體格能過日子的本分男人,這個胡美花的命運就坎坷了一點,嫁給的是一個病秧子,人長得倒是很秀氣,就是體格很弱,年輕時就干不了活,現在歲數大了病更大發了,整天躺在炕上下不了地,這可苦了這個女人,又因爲體格弱的原因,兩個人結婚多少年也沒有個后代,這就更加苦了這個女人,在農村里,沒有后代生不出崽子的女人可被認爲是不吉的,因此在村里她一直都是夾著尾巴做人的。

  對于這個小時候好朋友的兒子,胡美花可是非常痛愛的,她本來就沒孩子,認了這個干兒子后就把全部的愛都放在這個干兒子身上,聞言走上來,從兜里摸出一塊糖塊道:“正要去你家看你呢,聽說你受傷了,前幾天你干爹身體不行,我也走不開,現在看來你小子倒是已經全好了啊!”

  李二彪苦著一張臉,這干娘怎麽還把他當小孩子看呢,還給他糖塊吃,其實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特別是走到自己近前,嗅著那成熟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香,他竟然還有一種躍躍欲試之感,最具震撼力的強力“凶”器就在眼前晃蕩啊,以前沒感覺到,現在卻明顯感覺到一股要摸上一把的沖動,是的,他很沖動,褲裆里的東西在明顯變化,不自然地動了動腿,他可不想在大街上頂個一根大棒槌走,雖然這樣可以證明自己被馬蜂子蟄了以后沒什麽事,但是他也丟不起這人,接過糖快,剝開糖紙放進嘴里,很甜,是自己最愛吃的水果糖,還是葡萄味的,邊含著糖快,邊含糊著道:“干娘,我沒事了,你就別去我家了,那個,干爹怎麽樣,是不是又犯病了啊!”

  一聲長歎,本來幸福地看著二彪子吃著糖塊,但馬上又被一句話勾起了傷心事,要說她的男人天生體質就差,她嫁過來也沒享受過幾天的幸福生活,一開始還能履行一個男人的義務,可不長時間之后就不行了,都說她胡美花生不出孩子是個不詳的女人,可誰知道其中的痛苦和艱辛,沒個男人,你讓我一個人怎麽生,難道出去找個野漢子生不成,她天天就是在守著活寡啊,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她的男人不理解,她男人的家庭也不理解,更別提外面的人,所以她根本就不出門,也不回娘家門,在這村里她就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人,那就是彪子他娘,而認了這個二彪子當干兒子,她也體會到了一種做娘的幸福,強提著笑道:“沒事,你干爹的病還不就是老樣子,下不了炕,也干不了活,整天就是在家呆著,行啊,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不去你家了,家里還一堆事呢,那我就回去了。”

  看著那扭曳風情的屁股一翹一翹地行走搖擺,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以前怎麽沒這個想法,要知道小時候這個便宜干娘可是也和他經常在一起洗澡的,那個地方沒見過啊,到底見過什麽呢,腦子里一片迷糊,不去想了,反正以后一定還能見著,二彪子就是這樣想的,沖著遠去的身影喊道:“干娘,聽說山上下來幾頭野豬,等我去打上一頭,弄點野豬肉,給你和干爹補補身子。”

  村長盧大炮讓他去抓野豬,他是不屑去的,但是對于幫干娘弄點野豬肉改善改善生活卻是他願意去做的,再說這兩天他下不了炕,家里的夥食也上不去,也該改善改善了,也顧不得再去找那馬翠花算帳,他哼著不知道從什麽地方聽來的小曲,興沖沖地回家拿家夥事,他要去獵野豬去。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