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那是04年暑假,她和妹妹到我家玩,由於是夏天,她穿著一個長長的裙子,身材顯得很綽約,我只是多看了幾眼,沒有別的想法。後來在大學,我開始瀏了一些黃色網站,裡面有很多刺激的內容,我每次看完都很難入睡。

05年暑假,我去她家幫忙。有一天,她老公去別人家喝酒,到了很晚還沒回來,在我們那由於主要種蔬菜,所以溫室每天都得有人去看守,以防別人把菜偷走。

晚上八點的時候,小姨見她還沒回來,就對我說:「你姨夫要是十點還沒回來,你就去溫室和我看菜吧,到時給我帶點水,我先走了。」我答應了。她換上一條藍色牛仔褲和一件白色襯衫就走了。

  

一個人在她家呆著真沒意思,到了大約九點的時候,我想:姨夫可能十點未必回來,我先去地裡看看吧。然後就帶上水出發了。

來到地裡,我剛要敲溫室的門,卻發現門只是在裡面用鐵絲掛著的,「可能小姨剛出去」,我這樣想,於是就推開門進去了。我徑直往裡走,走著走著,感覺裡面好像有聲音,「偷東西的!」我提高警惕,仔細辨別聲音的方向,當時我在溫室的西北方向,她家溫室大約有50-60米長吧,我感覺聲音好像在最裡面,於是我悄悄的貼著黃瓜架往裡走,聲音越來越大,我越來越感覺不像偷東西的,好像是喘粗氣的聲音,隨著我越來越近,接著燈光我看到了聲音的來源,我也驚呆了:床上躺著一個人,褲子在身邊放著,白色的小內褲褪到了膝蓋處,她的屁股確切的說是她的屄正對著我。只見她的兩條腿一張一合,並且手中的黃瓜也被她在自己的屄裡插進拔出,嘴裡還發出強烈的呼吸聲--原來小姨在手淫呢。

我呆呆的看著,忽然,一個念頭在腦中一閃:今天就我們兩個,而且她是女的,是不是可以,可是一想:不行,她是我的小姨呀。當時感情特複雜,我卻沒有放棄品味眼前的美景。

「小姨又怎樣,她是女的,下面當然就少了一塊肉,我是男的,下面多了一塊肉,不正好可以填補一下她的空缺嗎?」想到這些刺激的話,我就決定了:只要有奶子有屄,就可以幹。於是我又悄悄的出了溫室,向鎮上走去。

來到保健品店,我買了四袋女用的催情劑,全都倒在了她的水裡,並且還在裡面放了一點安眠藥,然後又向溫室走去,(前後一共不到十分鐘)。來到溫室前,我在外面悄悄的聽聽裡面是否還有動靜,結果喘息聲更大了,「看來還沒結束。」

「姨,我來了。」我故意大聲喊了一下。

「噢,你等一下,我,我先把摘的黃瓜放一下。」

「嘿嘿,臭婊子,還摘的黃瓜,看來就摘了一根吧,你不是放到你的肉洞裡了嗎?」

「進來吧,門沒關。」

「哦。」於是我就進去了。

「到裡面坐吧。」說著小姨就帶著我向床前走去。

「你姨夫還沒回來嗎?」

  

「沒有呢。」

「哦。」

「姨,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替你看著。」

「不用了,咱在著等一會吧。」

「好吧。」於是我們就坐下來聊天,藉著燈光我發現今天小姨格外好看,緊緊的牛仔褲顯得腿格外修長,白白的襯衫紮在了腰裡,並且臉紅紅的,顯得格外精神和純潔。聊著聊著我又想到了剛才的一幕,就不自然的往她襠部看了下,牛仔緊緊的貼在她的陰部,沒有一絲寬余,不知為什麼感覺她裡面好像墊著什麼,因為那裡很豐滿。

「水拿來了嗎?我有些渴。」

「拿來了。」於是我把水給她遞了過去,看到她把水一飲而進,我說不出有多刺激,接下來就慢慢的看著她的反應,過了一會,她說:「你姨夫今天怎麼了,現在還不回來!」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出她明顯的焦躁不安,我知道她生理開始變化了。

「今天真熱呀,我很累,想睡會要不你先回去吧。」

「姨,要不你回去吧」

「還是你回去吧,我一個女的,這麼黑,不安全。」

「那我和你一起在這看吧,我睡草蓆上就可以了。」

她想了一會,說「好吧,我想睡會。」

「我也挺累的,咱一塊睡吧。」聽到我這句話,小姨眼中閃出一道不易察覺的光,我知道她已經開始想入非非了。於是我們各自睡下了,其實我只是假裝睡了。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感覺有人推我:你在床上睡吧,地上太濕。

「哦。」於是我就毫不推讓的躺在床的一側,小姨看了看我就勉勉強強的挨著我躺在了另一側,此時我發現她上身只穿了一個背心,下身沒變。我接著就背對著她,一會我就裝做打呼嚕,她推了我一下,我順勢翻過身來,一會又繼續打呼嚕。

「怎麼總打呼嚕。」她埋怨道,我知道她又要推我了,就在她剛翻過身來要推我的時候,我同時把手輕輕放在了她的兩腿之間,我剛放上,她碰到我得手離開了。我繼續裝做熟睡的樣子用手在她腿間輕輕往裡伸了伸並撓動了一下,我剛伸的時候她腿夾緊了一下不過又鬆開了,而我撓的時候感覺她的腿微微張開了一下。於是我就隔一小段時間撓一下、隔一小段時間撓一下,漸漸的我聽到她的喘息開始急促而有力,一會她坐了起來,我非常緊張,因為我知道她要不和我挨著了,可是出乎我意料,她把褲子脫了只穿一個小內褲又躺下了,並且輕輕的把我的手放在了她陰部,還用手按著我的手,或許她嫌我的力道太小吧

我又慢慢的抓撓著。她的身體也不斷隨著我的抓撓而扭動,一會我感覺她的內褲貼著她陰道口的位置變的滑滑的,暖暖的,我知道她開始分泌體液了,我忽然裝做做了噩夢醒了,她的手還沒來得及拿開就被我發現了。

「小姨,你.。」

「我.。」我們沈沒了幾分鐘,不過她的手始終沒拿開,我的也沒拿開。突然,我緊緊的壓在了她的身上,並且放在她陰部的手快速的撓動起來,確切說是由抓撓變為摳挖。

「別.不要,我是..是..你..姨呀啊。」,可是她的手始終緊緊抓著我的手,使勁按在她的陰戶(上之所以她說」啊「,是因為我的手已把她內褲的一側推到了另一側,並且把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裡)我哪管她這一套,繼續用手指抽插著,她的身體不停的左右扭動著,用整個腳底使勁的蹬著床上的被單,彎曲的雙腿也忽開忽閉的,摳挖完後,我慢慢的從她的小腹向下親吻,一會我的臉就貼在了她的陰部,就在我要脫掉她內褲的一剎那,她忽然好像清醒了。

「不行。你不能看我這裡。」並且用手緊緊抓住內褲的上面。

「我不看,我想把我的插到你的裡面,我要和你肏屄。」我故意用下流的話刺激她,同時用力拉下面。「哧。」內褲被我們撕裂了,當我把小姨的小內褲撕裂時,哇!小姨那迷人的陰部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陰毛成倒三角形、陰唇紅色帶點黑色。緊接著我迅速脫自己的衣服,抱緊她的大腿分到最大,將早已挺得粗粗長長的雞巴伸進了她那條細細的裂縫,是那麼輕而易舉。

「撲滋..」一聲,我感覺到我的龜頭頂到了子宮頸,同時小姨彷彿有感覺似的也發出了「嗯..哦..」的聲音,令我更加的情慾高漲。節下來我就開始了有規律的兩淺一深的抽插,沒多久小姨的陰道開始大量淫水,我把阿姨的粉腿舉到我的肩上往前壓,讓更凸出,讓小姨能感覺到我的大雞巴。小姨偶而也會配合著,發出「哦..嗯..」的聲音。  

約五分鐘後,小姨的淫水流得陰部整個都是,小姨也持續的發出浪叫聲,我開

始漸漸加快抽插的速度。

突然小姨的淫穴流出大量的淫水,陰道也一鬆一緊的蠕動著,夾的我好爽。而小姨好像快清醒來似的,不過卻還在發出叫床聲:哦...你好棒哦..弄得我好爽、好舒服哦....哦....更用力一點....干我...哦....啊..。」

我當然她的意,用盡全身的力量抽插著:「滋....啪。」

  

「哦..啊..肏死我吧...插爛我的騷穴吧...哦啊...嗯嗯....啊...你好神勇哦...啊...嗯...哦...啊啊..啊..啊。」

  

當小姨不知道第幾次高潮時,我也快要爆發了:「哦.啊。小姨.我也.快出。出來了。哦小哦啊」

「哦...哦..啊...哦...我也....出....來了....啊啊啊....給我....快....給我.。」

  

我感覺龜頭髮燙,我知道我快要射了,趕快把龜頭插進小姨的子宮頸裡,把熱熱的精液射進小姨的子宮裡。

高潮過後,我擁著小姨稍做休息,一會又讓她趴在床上繼續肏她,當時她的樣子就像一隻青蛙,隨著我的每一次肏入,她都會被頂的往前一動,我可以看見她的屄毛和陰蒂不斷的和床單摩擦著,一會床單就被她弄的皺皺巴巴的,她叫床的聲音仍然很大,看來她很喜歡這種摩擦。一會我又感覺到她的陰道一緊一鬆的抽搐著我知道她又高潮。  

我們做完後,她溫順的偎依在我的懷裡,我用手輕輕的撫摩著她的下體,她也撫摩著我,一會我的雞巴又挺了起來,於是我把她面向我抱了起來,慢慢的一個手

摟著她的屁股,另一支手摟著她的後背,把她的屄對準我的雞巴輕輕的讓她坐在了上去,就在我再次進入她的一剎那,她顯得很緊張又很渴望,「你還想嗎?我很累了。」

「我當然捨不得你了,我只是想把我的泡在你的裡面過夜,可以嗎?」

「你好壞。剛剛弄的我好疼啊」說著輕輕的捶了我一下,我於是將她輕輕放在床上,而我則壓在她身上,並順手關上了燈...自然,那一夜我們的身體始終聯在一起。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