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清純真淫蕩人妻老師 (上)

  欣是我的太太,我們雖然結婚八年,她也三十五歲了並生了一個小孩,但有豐

滿的身材,還是常常惹來其他男人的眼光,特別是她的臉孔,大而清純的雙眼及櫻

桃小嘴,不知迷死了多少人。

  我們都是從南部鄉下到台中念書聯誼時認識的,我讀逢甲,她念東海,談戀愛

時,雖然經常脫光光愛撫,不過一直到訂婚以後,我的第一次才奉獻給了她,婚後

感情都很好,一直到去年,經濟不景氣不但讓我失去了工作,也才使我發現妻子真

實的另一面。

  在電子公司上班的我原本有一份人人欣羨的好薪水,但公司不賺錢,我就被開

除了,那一段日子我待在家中帶小孩,順便兼職開計程車,妻則首次出外上班,到

附近國中去代課,我有很多空餘時間,常常整理家務。

  有一天在一堆箱子裡發現了滿滿的信件,上頭是都是我寄的,我邊看邊回億起

以往快樂初識的日子,但看沒有幾封後,發現了另一個男人的來信,而且是上個星

期才寄的,因為我從來不知道她有其他朋友還在通信

好奇心讓我從最底下最久以前的信,一封一封的往上看,愈看卻愈難過,原來她從

高中開始就有一個很要好的已婚男人,信的內容除了一般的甜蜜話語外,更可以看

出來倆人關係非比尋常,一開始還很含蓄

  「想妳,在夜晚,想妳最靈活的嘴」

  「心痛嗎?還是那裡痛呢?還會痛嗎?」

慢慢地演變成「看不出來妳下面的「食量」還蠻大,下次一定養精蓄銳餵飽妳」、

「肉穴是不是癢的等我幹!」。

  自此以後,幾乎每一封都在回味他們在一起的性事,其中還有最令我心痛的一

封提到

  「嫁給那個性無能的傢伙吧,讓他戴綠帽,哈哈」

  令我訝異的是,即使在結婚後,甚至在懷孕後期,他們每個星期還至少作愛一

次,地點有公園、電影院、公廁、海邊,更誇張的是,甚至還在半夜行人少至的東

海大學天橋上,至此我才了解,為何當我要求時,妻總是說很累。

  發現妻的秘密,對我造成沈重的打擊,但也讓我搞清楚過去疑惑的事,因為她

的外表非常清純,所以對於她的性事開放行為,我一直不解,我們雖然認識好幾年

才訂婚發生關係,不過因為都住在外面,常常會互相安慰一番,記得認識沒多久,

我們已經發展到二壘,

  有一次她就在學校內一個暗處自己將內褲剝光,還一直將我的頭往她的陰部推

,我根本不知道要幹什麼,原來要我幫她口交,她的陰毛很濃很長,很難和她清純

的臉想在一起,我必須用手小心撥開,現在想起來覺得有一點好笑,但當時我是好

學生,很興奮也很緊張,我很訝異為何人來人往的地方,這麼清純的老婆還能這麼

開放,

  她喜歡我幫她口交,她的愛液很多很多,甚至比我的精液還多,她也擅長幫我

口交,有時倆人愛撫認不住了,她就是不讓我插入,又有能力用嘴巴讓我射出來,

當時只是覺得很爽,也發現陰毛多的女人,果然比較淫蕩。

  說實在的,我不是很愛性交的男人,或許是在和妻結婚前,倆人長期的愛撫吧

!也或許是她喜歡在半公開場所挑逗我,讓我有些早洩的習慣,反正不是很清楚,

我必須承認,我們的性事確實不太協調,尤其結婚時間久了,更是如此,往往在我

插入不到十分鐘就射了,她雖然偶而會抱怨一下說「人家才剛開始」,但大部份時

間只是笑笑說沒關係。

  也因此我們有一段時間大概半年沒有作愛,其他時候,一個月也頂多一次,二

人都沒什麼興緻,還要讓她看A片暖身,我平時是用自慰解決,自從看了她的信,

才知道有人在餵飽她,難怪有時跟她說讓別人幹她,她也總是笑一笑說:「真的嗎

?好啊,我要去給別人幹,給你戴綠帽,你自己不介意的喔!」。

  自從發現妻的秘密後,我開始無心開計程車,第二天我就開始跟蹤她,結果卻

立刻發現她像花蝴蝶般投入不同男人的懷抱,七點廿分送小孩去幼稚園,接著她去

國中教書,十點左右就開車出校門,我跟著她到台中七期重劃區,眼見著她開進汽

車旅館內,整整接近三個小時才開出來,我注意到駕駛座旁有一個壯碩的男人,後

來知道是她學校的體育老師兼管理組長,一路上親來親去地開回學校去。

  那天晚上,妻笑容滿面地回到家看到我更興奮的跟我聊天,我的心情卻激盪的

很厲害,我想了一整天,我竟然不知如何回應,我真的常跟她提過,盡量去和別人

幹,享受一下高潮的滋味,但別讓我知道,可是那是不知道她之前有男友的時候,

多少也有開玩笑的意思

所以我很迷惘,我立刻跟她說想作愛,她說你不累嗎?我搖搖頭,開始去剝她的衣

服,她掙脫我說要先洗澡,我跟了進浴室,她趕我出來,我很假裝很生氣(事實上

也很生氣),她無奈的脫衣服,脫到裙子時猶豫了一下

  原來裡面穿了一件性感透明內褲,還墊了一層衛生紙,我當然立刻知道是怎麼

回事,但還是問她怎麼了?她臉紅了一下說,今天分泌物多了些,並立刻將衛生紙

丟進馬桶內沖走,我強硬地用手撥開她濃密的陰毛,天啊,真是濕淋淋的,她則抓

著我的手進浴缸內開始沖水,並順著低下頭開始舔我陰莖,我能說什麼呢?

沒幾下就被她搞出來了,她笑著說「你太累了」,我則有很深的失落感,不知道要

怎麼走下一步。

  第三天我起床時已經十點鐘,妻已經出門,不過我知道她今天中午會和她那個

已婚的男友見面,我就先到她們約定的地方守株待兔,也是在七期重劃區,果然中

午時倆輛車幾乎同時到達,妻坐上那人的車後直往大肚山上開,經過台中監理站約

十分鐘,車停在馬路旁,我只好繼續往前開了一分鐘,再慢慢走路回來,我很怕她

看到我,但當我走近時車內已沒有人,只依稀可以聽到對話的聲音。

  我向路旁的小路走去,約三分鐘後,聲音愈來愈清楚,是呻吟聲,二人竟然大

白天就在樹下幹了起來,妻一絲不掛站著趴在樹幹上,腳上只有高根鞋,屁股一直

往後挺,一條腿往後勾住那男的屁股,我可以看到他們的側面,陰莖進進出出妻的

毛穴,撲滋撲滋的撞擊聲一下接著一下,那男的手在妻的乳頭上轉圈圈,我終於知

道清純的妻為何喜歡在公開場所露出,而且竟然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了。

  除了妻毫無遮掩一聲比一聲大的呻吟聲外,聽到那男的說:「有沒有又勾搭上

男人了?怎麼樣?還是喜歡我的懶鳥吧,哈哈哈。」

  妻勾著眼神斜看著他,嬌柔的說:「你,喔喔……喔……最……最棒了。」

  「在家裡有在幹嗎?」

  「神……經……他……他……根本就不行……每次……每次人家還……還……

沒熱身……就射……射了……你……喔……喔……又……喔喔……粗又大……幹…

…幹人家……喔……才爽……好……好喜歡……被……被你幹……喔喔……啊……

喔喔……喔……」妻持續呻吟,而且音調愈來愈高,連說話都有困難。

  我看到抽送了二三百下,那男的將陰莖抽了出來,果然又粗又長,尤其是龜頭

的部份特別突出,而且濕淋淋的,還一直跳動,我以為要射了,卻看到妻子轉了身

,將脫光的衣服鋪在地上,讓那個男的躺下來,她接著掰開自己的毛穴慢慢扶著陰

莖跨坐上去,自己開始配合那男的屁股動作上下搖動起來,一邊喊著:「天啊,好

……好好……爽」

  一邊用手愛撫自己的乳房,大概過了三、四分鐘,就只剩下「喔……喔……喔

……喔」的聲音了。

  在陽光下,他們倆個人的行為真是極度的淫蕩,我則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陰莖早就硬起來,一下子就射了,不知過了多久,那男的才開始顫抖著將陰莖抽出

來,還是沒射,兩人又換了一個姿勢,那男的抱著妻,面對面搞了起來,而且將她

往路邊抱。

  我嚇了一跳,趕忙跑開躲在另一棵樹後,想不到兩人大白天大膽的在小路上站

著搞,大概又過了十分鐘,他抱著讓妻躺在衣服鋪設的地上,又抽插了幾百下,才

噴到妻的胸前和臉上,然後妻就趴在他的胸膛上,從後面看,她的毛穴壓在那男的

陰莖上,分不清是精液還是她的愛液慢慢的流了下來。

  只聽她說:「人家離不開你!」

  那男的的哈哈大笑,問:「再講一講妳家那一個性無能讓我爽一爽!」

  妻說:「不但粗大比不上你的一半,最近還愈來愈不行,我吸他幾下就射出來

了,好像快要陽萎了!」

  那男的說「妳真是蕩婦!」

  妻嬌柔地說「對啊,人家是蕩婦,就是喜歡被你幹,特別喜歡在大白天在野外

被男人幹,愈多人一起幹我愈好!」。

  接著竟然用她的嘴去吸那男的陰莖,只見肉蟲又慢慢變大,這回妻坐在地上,

大掰雙腳,迎接那男的陰莖進去,這時我已經看不下去了,一方面自己已經射了,

另方面還是不知如何回應,就慢慢走回開車回家了。

  看完妻和那男人激烈的性愛,我已無心再開計程車了,回到家沖了澡收拾殘局

,正從冰箱中拿出柳橙汁,大門「卡」的一聲開了,原來妻也回來了,紅潤的臉頰

看起來還沒從高潮中完全回神,我故意抬頭看了指在二點半的時鐘,裝作訝異的問

她不用上課嗎?

  她用手搧了搧身體說:「對啊,好熱,想先去沖個澡,你怎麼沒穿衣服!」

  就逕自走向浴室,我又立刻跟了進去,她的衣服確實已濕的貼在身體上,事實

上身體充滿了男人精液的味道,她可能自己沒有發覺吧!

  但她看到我站在浴室門口,卻動也不動地說:「昨天才幫你出來,不會又要來

了吧!」

  動手摸我的陰莖,它卻垂在那裡,沒有一點動靜,我只好說沒事,就退到客廳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妻才從浴室出來,邊拿著浴巾擦著頭髮,看起來真像是美麗

的仙子,一雙大眼閃閃發亮,清純的臉龐上性感的嘴唇微微閉著,仍然堅挺的乳房

上二顆突出的豆豆,黑而油亮的濃密恥毛,特別是修長無瘕的雙腿,以及結實突出

的屁股,簡直像是完美的模特兒,她顯得神情愉快,看到我就邊擦頭髮邊哼著歌走

向我。

  「今天晚上有個同事結婚,我可能要到嘉義去,小孩已送到我媽家,我跟她講

好了,我上班時間她都要幫我帶。」妻笑著對我說。

  「不會吧,怎麼突然有個宴會,那麼遠怎麼去?」

  「拜託啦,好久沒出去了,學校的同事要載我一起去,是我們的管理組長,他

待會就來了。」她將堅挺的乳房靠在我的背上。

  我覺得很生氣,但不知道要向誰發脾氣,難道妳真的吃不飽嗎?我的怒氣幾乎

發作,但又有何用?不知為何,我只能說:「我要幹妳!」。

  妻笑著說:「來啊!」

  反而動手解起我的褲帶,手將陰莖拉了起來,又用她的嘴舔起來了,我不能不

配服她的技巧,沒幾下我又射了,她這一次用嬌柔的語氣說:「來幹我啊,討厭,

真沒用,我要去幹別人喔!」

  我只能脹紅臉,她接著說:「你說我可以被別人幹的喔!」

  我抬頭看看她,她還是很俏皮,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點點頭。

  大概四點鐘左右門鈴響起,妻說我去開門,笑吟吟地迎進來一個壯碩的男人,

不算矮的妻在他旁邊就像小鳥,他看起來只有廿出頭,天啊,就是我昨天看著一起

和妻進去汽車旅館近三個小時的那個男人啊!

  妻向我介紹說:「我們的管理組長唐山也是體育老師喔,而且是跆拳道高手,

學生都很怕他,找他罩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那個男人很有禮貌的和我握手打招呼,但不知是否是我的心理作用,就是發現

他的眼神裡閃過一絲輕蔑的味道,我也客氣的和他點點頭,還沒聊上幾句,妻就拉

著他的手說,我來介紹我們家,從客廳到廚房,又到書房,最後進入主臥室,我則

一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冷言旁觀,想不到他們進入主臥室竟然就不出來,我覺得奇

怪時已經有間斷的呻吟聲傳出,一聽就知道是叫春。

  我趕快跑到臥室門口,天啊,倆人竟然已經脫光衣服幹了起來,那男人坐在床

上,妻背對著坐在那男人身上,我直接就看到倆人密合的私處同時向著門口,他們

的陰毛幾乎不相上下,從門口看去,只見一整片黑毛,和偶而翻出來的粉紅肉穴,

及粗大油亮的肉棒,同時有一雙大手在妻的乳房上愛撫著。

  妻不但完全沒有迴避,一看到我竟然立刻斷斷續續地說:「是……喔……喔…

…你……你自己變態……我……喔……我今天……中午就在大肚山上……喔喔……

看……喔……你……你……自慰射精……是你默許我和別人幹的,本來我們今天是

約好一起到嘉義,喝完囍酒找個藉口就不回家了,但想想,乾脆攤牌算了,你變…

…喔……喔……態。」

  倆人的屁股還是上上下下搖動著,『撲滋∼撲滋』的聲音不絕於耳,那男的也

說:「我覺的在你面前幹你老婆,很爽,哈哈哈,真是極品蕩婦,你看,淫穴吸的

我都快拔不出來了!」。

  妻還是不停的想說話:「我原本只……只是……想偷偷地……喔……喔喔……

地給人……喔……幹……啊……幹……你竟然已經……喔喔……喔……喔……知道

……就攤牌吧……你看……看看……看人家怎麼幹……我也是人啊……我……我也

要爽啊……跟……你在……在一起作愛……像守活寡!」

  妻用腳尖控著屁股,動作愈來愈大,兩人的呻吟聲愈來愈大,接下來是妻一長

聲呻吟,男的抽出濕淋淋的堅挺肉棒。

  然後倆人換成面對面站著套弄,那男的抱起她加速動作,妻的頭往後仰,長髮

幾乎著地,嘴巴好像控住不了一樣「喔喔喔」的叫個不停,那男把妻放了下來,讓

妻趴跪在床上,我才發現那男的陰莖似乎並不像中午妻的男友那麼粗大,但龜頭特

別粗,而且非常高挺,他從後面插入,妻再狂叫一聲,倆人又前後配合的插了起來

,妻原本潔淨的身體都是汗水,也不再多看我一眼,只是微閉眼睛一直呻吟著,淫

水順著細長的陰毛不間斷的滴在床上。

  我像著謀魔似的,呆呆地站著,妻的叫聲是我過去從未聽過的,我很納悶,她

高潮了嗎?我竟然一點生氣的感覺都沒有,反而有一種將要失去妻的害怕念頭,而

且肉棒硬到極點,回到客廳,思緒一樣混亂,只有耳邊一聲聲的呻吟聲,和肉和肉

拍打的聲音,又過了大概二十分鐘,最後那男人大吼一聲,然後妻的呻吟聲慢慢平

靜,我知道事情總要解決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解決。

  他們倆人走了出來,竟然還是一絲不掛,那男的走在前頭,我發現我錯了,那

男的陰莖即使垂下來,還是比我堅挺時還粗大,我的老婆走在後面,胸前和臉上的

精液還順著往下流,她豐滿的乳房靠在那男的背上,竟開始罵起我來:「我再也受

不了你了,想幹又沒本領,想賺錢又沒工作,你是不是男人,和人家比比看啊,脫

褲子啊,是不是又射在褲子裡了。」

  她手中還抓著那男的陰莖,我嚇了一跳,難道這就是清純的妻的真面目嗎?只

能掩面坐著,她竟走過來要脫我的褲子,我伸手打了她一巴掌,那男的立刻把我架

了起來,雙手往後扣,妻就要來脫我褲子,我大聲喊著:「我們是夫妻啊!」

  她說:「我要看你能不能幹我啊,老公!」

  三兩下,我的褲子就被脫光了,陰莖挺立,妻說:「原來你喜歡看我被別人幹

!」

  再用手彈了一下說:「比比看人家!」

  我沒有話說那男的竟然用手捏住我的陰莖,說了聲:「真小!」

  同時套弄起來,不到十秒我就射了,肉棒迅速變小,我的自尊心盡失,呆站著

,妻對那男的說:「唐山,再幹一炮吧給他看到爽!」

  那男的說:「小騷貨,說話愈來愈粗了喔!」

  二人就在我目前互相舔了起來,我真的無法忍耐,穿起褲子就出門了,開著計

程車漫無目的的在台中街頭逛著,無心上班,也不知道應該去那裡,就這樣讓心頭

的煩亂一直絞痛著,想到曾經捧在手中的清純嬌妻,變成別人眼中的淫蕩女人,眼

淚就只能不爭氣的掉了下來還是回家吧!

  顫動的打開門鎖,發現裡面空無一人,打開燈光後,走到主臥室,妻白天穿的

衣服散在地上,透明三角內褲捲落在床邊,床上還有她餘留淫液的痕跡,她掰開雙

腿讓那男人陰莖插入肉穴的影像,栩栩如生的穿過腦海裡,我的憤怒變成了不安和

難過,才一個下午的時間,就經歷兩場激烈的性愛,她到底還有那些男人是我未知

的呢?

  我坐回客廳,沒有意識的一直坐著,當開門聲把我吵醒時,我才知道自己已經

不知不覺睡了一覺,妻回來了,不過眼神發散,臉色紅暈,走路也歪歪斜斜的,身

體都是酒氣,因為她酒量比我好,這是我認識她以來,第一次看到她醉酒,而且她

在白色透明襯衫內竟然沒有穿胸罩,突出的乳頭就頂在胸前搖動,我有一點迷亂,

可是她看也不看我一眼,慢慢的走回主臥室,整個身體就成大字形的癱倒在床上睡

著了。

  我跟在後面,沒有任何的想法,但更讓我驚訝的是,她竟然沒有穿內褲就出門

了,一倒下去,整個下半身全露了出來,我才知道她不知道何時買了這樣一件超短

的迷你裙,以她多毛的下體,一定隨時會被曝光的,我也忍不住盯著她的陰部瞧,

應該是男人遺留的精液,還在慢慢流出來。

  妻的陰毛真的很多很長,不像一般女人的倒三角形,從前面看,她的是正三形

一片,延伸到肚臍的地方,往下則到屁眼都還很濃密,大部份的毛髮超過十公分,

雖然我看色情圖片這麼多年,但還沒有看過這麼茂密的黑森林,做愛時必須要小心

撥開,才可以長驅直入,她的腋毛也是,比一般男人都還多很多,還有就是她的淫

液超多,只要稍有刺激,就流的到處都是。

  以前聽人家說陰毛多的主淫蕩,我還曾經取笑過她,她都說:「怎麼樣,你不

喜歡!」

  如今看來,原來是真的。看妻動也不動的躺著,我坐在一旁,突然想到要找她

的日記,她一向有寫日記的習慣,或許可以從她的日記中,找出我到底戴了幾頂綠

帽子,翻了很久都沒有發現,只有梳妝台旁的抽屜鎖著,我從她的包包裡找出鑰匙

,果然裡面滿滿的日記本,我拿出最上面的一本,先看最後一篇,日期竟然是昨天

,她這樣寫著(全文照錄):

  很多遊戲會愈玩愈無聊,為什麼性愛不會呢?老公的傢伙小,且撐不了五分鐘

,如果以前沒有吃過,或許五分鐘就夠了但是享受過三十分鐘的性愛後,有那一個

女人可以忍耐五分鐘呢?唐山啊,為何不讓我早一點遇到你呢?

  日記很長,可是我卻沒有再看下去的打算,回頭看妻,迷你裙已經反摺上腰,

下半身都露在外面,用熱水將她身體擦過一遍後,用棉被將她蓋上,我不想失去她

,我應該怎麼辦呢?我一個晚上無法入眠,一直到凌晨五點多才闔上眼睛。

  早上醒來時,妻已不見蹤影,但房裡已收拾乾淨,餐桌上有豐盛的早餐,一張

白紙條寫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讓你難過,只是你一定無法了解我的痛苦,

我也想做良家婦女啊,但你為何不能讓我滿足?真的很抱歉,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

慾!」。

  望著早餐,我一點都吃不下去,盤中的一根火腿和兩個荷包蛋顯得相當刺眼,

我將白紙翻面,寫下:「如果我容許妳尋找自己的情慾出口,妳會珍惜我嗎?請保

重自己的身體,只要妳還愛我,妳就去做妳喜歡的事吧!」,然後就出門開車了。

  晚上九點回家,妻還是不在,但桌上換了另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傻瓜,如

果我不愛你,我會嫁給你嗎?謝謝你的寬容,相信我,我真的愛你!」。

  接近半夜時,有了開門的聲音,我不知如何面對妻,只能假裝冷漠的臉孔,但

妻帶著微笑進門,然後指著門口對我說:「替你介紹一個新朋友,是我們學校管理

組長的同學陸天洋,田徑高手喔!」

  我錯愕地看著他,看起來雖然年輕,但身體卻顯得單薄,打過招呼請他坐下後

,妻親暱地將我拉入臥室。

  妻拿出我寫的紙條對我說了一段話,主要大概是說她真的愛我,但也需要性愛

,她希望將家裡另一間空房當砲房,和別人幹,但絕對會和我一起睡,陸天洋就是

一個試驗,試驗看看我們夫妻生活能否繼續,雖然她說得婉轉,但大意就是這樣。

  我還是面無表情,有一點麻痺和痛苦地坐在床邊,冷漠地說:「隨妳吧!」

  她高興的親了我一下後,叫我幫她脫衣服,脫到一絲不掛,接著卻走出臥室,

大聲地叫著:「我老公同意了,他把我脫光要讓你幹!」

  陸天洋興奮地說:「他真的願意當烏龜!」

  我聽到妻的「噓」聲,顯然她希望給我留最後的面子,但陸天洋竟身無寸縷地

頂著長長粗壯的雞巴走進臥室拍著我的肩膀對我說:「大哥,我會好好照顧嫂子的

!」

  回頭就抱著妻在我面前將雞巴插進她的肉穴裡,一邊走到「砲房」去,妻看著

我說:「老公,我愛你!」。

  五分鐘後,妻的呻吟聲此起彼落,我受不了自慰也射了,妻並未遵守承諾,或

者說是情慾又收買了她,陸天洋並不滿足在客房幹她,他插進她的肉穴,抱著她到

處走動,一下子進主臥室、一下子放餐桌上,愈來愈不堪的調情的聲音一聲聲傳入

我的耳內,當陸天洋把她抱到我的旁邊,坐在沙發上,由妻在上面套弄時,想不到

我的雞巴又勃起了。

  「老公,你……你你……好強……喔……雞巴……喔……好長好大……都頂到

……啊……啊……喔……花……喔喔……花心了……喔喔……喔……」。

  妻竟叫陸天洋老公,她皺著眉頭用充滿情慾的眼睛掃過我時,似乎都忘了我是

誰了。

  陸天洋得寸進尺,竟說:「告訴他,誰才是你的老公?」

  妻眼神渙散的說:「喔……喔喔……等一下,喔……等一下等一下,喔喔……

喔……你……你是……喔……啊……幹我……喔……的老公……」

  然後看著我說:「他……喔……是……是……啊……聊天……聊……天……喔

喔……喔……的老公……喔……喔……老公……我……我……喔喔……喔……在…

…在……喔……給你戴……啊……喔喔……等一下……等一下……綠帽……喔喔…

…喔喔……喔……不……不要……喔喔……了」。

  接著她一陣痙攣,大叫了幾聲。

  陸天洋抽出雞巴,讓妻趴在矮桌上,對我說:「大哥,換你幹你老婆了!」,

  妻豐滿的屁股、紅腫半開的穴口就在我眼前,眼睛緊閉喘氣,但我插進去抽動

二下又射了,陸天洋看到我抖動了幾下,故意又挺著大尺寸的雞巴走到我的面前,

得意的大笑說:「哈哈,可欣,妳老公喜歡看我幹妳!」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