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天才 – 梅穎

為備戰全省運動會,市體育局召開了游泳隊全體教練員會議。

  「這次運動會,游泳隊的目標是九塊金牌。這是上級領導的要求。」負責游泳項目的副局長劉岷說。

  「我們有困難!」30多歲的年輕教練傅凱率先表示,「我們蝶泳隊自從梅穎退役後,小隊員沒有成器的,奪金牌根本不可能,前八名也很難說。除非……除非梅穎復出。」

  劉岷沉吟著,梅穎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妻子。

  梅穎是一名游泳天才,一直保持著全省紀錄。她天生麗質,美艷不可方物,擁有數不清的追求者。然而,令人吃驚的是,她拒絕眾多追求者,嫁給了離異不久、年過半百的副局長劉岷,並在23歲事業的頂峰時宣佈退役。

  劉岷不想讓梅穎復出。梅穎年輕貌美,是泳壇一枝花,劉岷想盡辦法才獲得她的芳心。劉岷知道自己年老體衰,唯恐梅穎被別的男人搶走,就連哄帶騙讓她退役,兩年來,天天把她關在家裡。更讓劉岷不放心的是傅凱,這個年輕的教練以前和梅穎是隊友,一直追求梅穎,劉岷擔心他們擦出火花。

  「改天在議。」劉岷宣佈散會。

  回到家,劉岷仍在思考,梅穎不復出就完不成任務,自己的烏紗帽……劉岷下意識地摸了摸腦袋。

  「爸,你在想什麼?」兒子劉偉突然出現。劉偉是劉岷和前妻的兒子,29歲,在傅凱的蝶泳隊當助理教練。

  劉岷突然眼前一亮,心想「有兒子在,不怕他們出事。」於是決定讓梅穎復出。當晚,劉岷和兒子談了好久,劉偉全部答應,臉上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原來劉偉在梅穎沒嫁給父親之前,也一直垂涎於梅穎的美色,只是沒膽展開追求攻勢。梅穎嫁給父親讓他感到很絕望,後來便忽忽結了婚,但對梅穎的佔有慾望卻不曾減退。現在梅穎復出,正是接近美人的好機會,說不定還能一親芳澤,他能不興奮嗎?

  梅穎得知回歸蝶泳隊的消息,興奮得一夜沒睡。和劉岷結婚兩年來,她就像關在籠中的鳥,失去了自由。更讓她心煩的是,比她大幾歲的劉偉始終有些怪怪的。

  梅穎第二天一大早就到蝶泳隊報到,傅凱不溫不火地接待了她,提出了從嚴從難訓練的要求。梅穎不怕吃苦,表示要盡心盡力,一定要拿回金牌。

  一個月的艱苦訓練很快過去,梅穎的成績雖然天天提高,但比原來差好多。這天,傅凱、劉偉和梅穎一起研究訓練計劃。

  「這樣練下去不行,提高太慢。」劉偉首先發言。自從梅穎進入蝶泳隊以後,他對梅穎的態度發生了大逆轉,平時有說有笑,緩和了兩人尷尬的關係。

  「你有什麼好主意?」傅凱問。一個月來,他一直很少說話。

  「我想,我們應該到海上進行封閉集訓。」劉偉說,「海上風浪大,適宜鍛煉臂力。」

  「好啊!」梅穎高興地說,「我贊成!」她還年輕,很願意離開枯燥的游泳館。

  「好,就這樣決定。」傅凱說。到海上去,是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他一直有個心願……

  劉偉也露出笑容,因為他有個美妙的計劃……

  經劉岷批准,蝶泳隊九名隊員加上兩名教練,一周後開赴海濱城市,進行封閉集訓。

傅凱選擇了一處較為偏僻的地方,這裡環境優美、海浪較大、遊客較少,是理想的訓練場所。他看著在海浪中快樂遨遊的梅穎:梅穎肌膚如雪,身材苗條,結婚後又增加了幾分性感和嫵媚。梅穎一直是他心中的痛,直到現在他也不明白梅穎為什麼會嫁給年邁的劉岷。

「這樣的美女應該屬於我。」傅凱想,「劉岷有什麼資格天天摟著這樣的嬌軀睡覺!」傅凱露出一絲奸笑。

  劉偉走了過來,拍拍搭檔的肩膀,「我覺得應該給梅穎制定單獨的訓練計劃。」

  傅凱有些詫異,雖然他和劉偉是好朋友,但關於梅穎的事從未給他說過,劉偉似乎總是給他創造機會。

  「嗯。」傅凱默默點頭,心中暗想「他要怎麼樣?」

  劉偉說:「這裡遊客越來越多,不宜訓練。我發現東面有不少小島,風浪較大,普通人游過去很不容易,很適宜訓練。不如明天到那裡看看。噢,對了,我帶來一種新式泳衣,是美國的,非常輕便,不如讓梅穎試試。」

  傅凱答應了。

  第二天下午,傅凱、劉偉和梅穎一起到東面訓練,其它隊員自由活動。梅穎換上劉偉帶來的新式游泳衣,這種游泳衣是白色的,前胸有藍色大朵印花,質的較薄,十分窄小,梅穎婀娜的身軀全部顯露出來。劉偉和傅凱換上泳褲,三人一起下水向東面的小島游去,距離大約有一萬多米。劉偉體力最好,率先上岸。十幾分鐘後,梅穎氣喘吁吁游到岸邊,傅凱一直跟在她身後,兩人一前一後也上了岸。

  岸邊有塊岩石,梅穎筋疲力盡,撲倒在岩石上喘著氣。傅凱跟過來,突然發現梅穎的泳衣經水一浸,居然變得透明,從後背到臀部如同赤裸。傅凱甚至感覺到,梅穎白皙渾圓的屁股伴隨著喘息而產生的顫動。傅凱的陽具立即豎了起來,他悄悄看看四周,劉偉不知道哪裡去了,心裡稍安,將手伸進內褲調整了一下陽具的位置,讓它緊貼著腹部。

  梅穎突然轉過頭,看到傅凱異樣的眼神,感到奇怪,「傅導,您看什麼?」

  「哦……」傅凱收回貪婪的目光,「我……你沒事吧?」他發現梅穎泳衣的前胸因為有印花,並沒有暴露。

  「原來她還不知道。」傅凱想,「要不要告訴她呢?」傅凱對梅穎的裸體一直很嚮往,忍不住還想再欣賞一會兒。

  梅穎沒有注意傅凱的變化,她站起身,望著小島的景色。「偉偉呢?」她一邊說,一邊向島上走,傅凱緊緊跟著。

  梅穎習慣走貓步,腰肢一扭一扭的,平時穿著衣服也讓人產生遐想,何況現在露著屁股呢。傅凱的眼睛已經離不開梅穎的臀部了,他感覺到自己的陽具分泌出了汁液。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